寿陵余子

一条玻璃球里面的死鱼。
明明是条死鱼,却还想着思考人生,好好的活。
目前停止写手活动中,不要问原因了,再问跳海

世事茫茫流转轮回。
眼前为泡沫,身后乃梦幻。
知音难得,众愚难度。
——寿陵余子《肉骨茶·后世》

传说,看到拥有和自己一样的脸的那个人,自己的存在会消失。

不知道哪里听来的都市传说从脑海里飘过,神座相信对面那个人也想到了,因为那个人在看到他的一瞬间便抬手把自己的脸遮住。深夜,空无一人的地铁站,两个穿着西装的晚归上班族,面对面的站在楼梯下面,其中一个慌慌张张到公文包都没拿稳掉到地上,本应该拿着公文包的手糊在脸上,那微微张开的指缝之后的眼睛还惊魂不定的看着这边。这种像是在奇奇怪怪的电视剧中会出现的情景怎么看都很无聊,于是神座向对方略微点了点头,便越过他向地铁出口走去,走过去的时候还不忘提醒对方他要坐的地铁已经进站了。

咦,已经进站了?日向放下手看向手表,的确是进站时间,地铁的准时一直都很让人安心,这次也不例外,日向把地上的公文包捞起来抱在怀里跑了起来。哦,对了,在准备冲过拐角的时候日向想起了什么,回头向楼梯上的人影大声喊到,谢啦。那披着长发的背影停也不停,步伐也没有被扰乱的迹象,就这样消失在楼梯那。

坐在地铁上的日向喘匀了气息,脑中转着乱七八糟的东西,他应该是听到了吧,是个好人耶,而且,日向回想起那张脸,其实也没有那么像啦,不说发型,发色瞳色不大一样,而且,他似乎表情比较严肃,或者用同事的话说是个面瘫,日向还以为那个左右田跟他说的都市传说中的“那个人”长得会跟他一模一样呢,就像照镜子那样,看来都市传说也不那么可怕嘛,不,这应该不算是都市传说吧,大概是个巧合,下次看到他再跟他打个招呼吧,从那里的地铁口出去的话,说明他住在公司附近?

等到日向把钥匙插进住所的门的钥匙孔里的时候,才发现一个问题,他是怎么知道他要坐那班地铁的?



谜一样的康复训练十五分钟手打,谜一样的梗。没有修过,有错字错句就提吧。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