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陵余子

一条玻璃球里面的死鱼。
明明是条死鱼,却还想着思考人生,好好的活。
目前停止写手活动中,不要问原因了,再问跳海

世事茫茫流转轮回。
眼前为泡沫,身后乃梦幻。
知音难得,众愚难度。
——寿陵余子《肉骨茶·后世》

我们之间横跨着

名为时间的星河

没有喜鹊

没有青鸟

只有从你手中

悠悠落下的纸船

飘啊飘

顺水而下

我却不能

让纸船

逆流而上

传达我的爱意




昨晚 和@叶藏-文少 聊天时写得打油诗,意外的很适合今天。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