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陵余子

一条玻璃球里面的死鱼。
明明是条死鱼,却还想着思考人生,好好的活。
目前停止写手活动中,不要问原因了,再问跳海

世事茫茫流转轮回。
眼前为泡沫,身后乃梦幻。
知音难得,众愚难度。
——寿陵余子《肉骨茶·后世》

【惊悚乐园】赶稿日常

各位,有没有看见过,作家在死线后赶稿的样子呢。

按封不觉的脸皮厚度来讲,他肯定是能拖就拖,死线前后对他来讲根本就没什么不同,并用他那惊天地泣鬼神的口才和无耻弄哭读者…

只可惜某大小姐压根不吃那一套,直接提着菜刀杀上门。

你们说大小姐做他的编辑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为什么就不会吸收教训早点更新呢…

那么封不觉就会一脸高深的回答你:因为,作死是人类的本性…

“那么,今天天气很好对吧?”安月琴提着菜刀进门的时候,微笑着,一开口就把封不觉的客气话给塞在口里,“很适合写稿啊亲爱的大文豪,死线已经过了喔。”

“哎呀大小姐,最近不是那啥比赛刚过嘛…”封不觉就跟没看见菜刀一样淡定的关上门,嘿嘿的笑了。

“哦,是吗?”安月琴冷冷的说,倒是没有继续逼问下去,她淡定的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冷不丁就提起最近L市的那件杀人案件。

封不觉也坐下,大概是不准备倒茶了:“我知道啊,依我看啊,作案也得按照基本法,这些人啊,too young too simple,some time …”

他毫无征兆的玩了梗,不像以前那样对案件进行令人发指的详细推理,安月琴心底冷笑一声,忍耐住对他吐槽的冲动:“那么你有没一种想让二流侦探和猫也遇上这个不按基本法的人的奇妙想法啊?”

“我靠?!就算我上过《我是写手》这个节目我也不认识工口写手啊?如果你认识请务必介绍给我!”封不觉大惊失色,让人一眼可以看出就是假的那种大惊失色。

靠你以为你是马琴吗?!安月琴忍下从喉咙中要喷出来的那口老血,还是没忍住吐槽:“你是不是还要叫阿杉帮我摆鞋?”

“什么?原来你已经想走了啊?好吧,你先把鞋子脱下来,让阿萨斯帮你叼出去。”

阿萨斯帮安月琴翻了个白眼。


                       下面场面太过血腥,作者帮你们屏蔽了,快感谢我。


虽然没有马琴那样奋笔疾书落笔如虹,但封不觉好歹在暴力威胁下把稿子从脑海中挤出来,在此期间女权主义者安月琴大小姐多次暴力阻止封不觉把作案背景安排在竹林的想法,美名其曰在作品中玩这种不利于大文豪本身的正面形象的建立,也不想想封不觉在马甲被揭穿之后就没有正面形象可言了呢。

真是人间惨剧。

现在大小姐已经心满意足的拿着稿子和菜刀走了,而封不觉穿着大概一星期没洗的白衬衫像一条死鱼一样摊在沙发上,头发早已在他捋顺思路时候被摸得油汪汪的,别说那熟悉的黑眼圈了,眼白都泛起了红丝,如果再加上口吐白沫,大概阿萨斯早就开始拨打110了。

阿萨斯懒洋洋的摊在地毯上,舔了舔冒出指甲的脚,威胁的意味显而易见:“如果今天的饭还是清水素面的话,我不介意做一次吸血鬼,毕竟我没有吃清水素面吃到称心这种伟大愿望。”

封不觉已经开始翻白眼准备睡觉,闻言砸吧了一下嘴:“…莫如此啊这位仁兄,你出去觅食的时候一定要记得带上手机来一次现场自拍,直播也可以,说不定还有狐狸自动送上门的呢。”

等他真的准备开始掏手机并问“吸血鬼会吃鸭血粉丝这玩意吗”这种问题的时候,阿萨斯爬起来,迈着猫步优雅的走到沙发旁边,然后优雅的一跃,落在封不觉一天都没有进货的胃上。

嗯…各位可以去打110了。


                         封不觉卒于“猫的爱意”,此剧终。


阿萨斯一爪拍飞上面的纸板,然后狠狠地拍了拍身下某人自称“有着八块腹肌”的肚子,一脸冷漠:“不要装死,起来做饭。”

“清水素面,补充人体需要的各种营养及所需能量值得噗…那隔壁老王的快餐你要不要,有着粗长直鸡腿和牛奶的经典搭配,虽然手艺没有我这个绝世无双天下第一的大厨厉害但是噗…”封不觉扭头把满嘴的猫毛吐了出来,“当然你想献身我也没意见,想想我这一热爱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大好青年还没吃过猫肉呢。”

“跟猫打架的铲屎官还是杀掉算了。”阿萨斯亮出了磨得锋利尖锐的爪子。“还有,猫不喝牛奶!”

“看来你需要体会一下伊丽莎白圈的魅力了…”封不觉挣扎着爬起来。

眼看着一人一猫就要打起来,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

王叹之拎着菜刚走进门,就看见一人一猫同时看向他,让他突然有种自己是不是来错时候的感觉,“额…觉哥?”他应该没来迟吧?

…这家伙还真准时啊?所以说青梅竹马都是这样没有事先通知就知道什么时候干什么事啊,阿萨斯在心里痛骂了几句狗男男,表示不是很懂你们青梅竹马。

“……”刚挣扎爬起来准备捉猫的封不觉打了个哈欠,重新摔在沙发上,“小叹,我要交给你一个伟大的使命,你若完成了,我也能安心的去了…”

王叹之自顾自的往厨房走:“觉哥,刚刚陈阿姨给我打了八折,你想吃白斩鸡还是酱油鸡还是蘑菇炖鸡?”

封不觉把猫从自己身上提了下去:“这个伟大使命就是,给这只猫人道…”

“嗯,蘑菇炖鸡是吧?”

阿萨斯示威般的向封不觉挥了挥爪子,跳下沙发去厨房讨吃的了。

尊严是什么?在一个月的清水素面前能吃吗?

没过一会王叹之又从厨房里出来:“觉哥,热水烧好了。”

封不觉嗯了一声,继续神游天外,那朦胧的眼神,那迷茫的神情,无时无刻不在告诉我们,他快睡着了…

得不到回应的王叹之熟练的扛起封不觉走进浴室,阿萨斯叼着鸡胸肉淡定路过,如果你每个月都看到同样的场景,你也会向像阿萨斯一样淡定的…

等封不觉全身上下焕然一新出来的时候,王叹之已经摆好饭菜,坐在餐桌前等他了,封不觉摇头晃脑的坐到他对面:“小叹啊,你可以嫁了。”

阿萨斯已经吃饱,安稳的趴在熟悉的地方,构想着下次怎样安放陷阱让这个男人吃瘪。

又是平常的一天过去了。




后记:

写这个我就是想!玩!梗!

强行塞了叹封要素进去←←

当然你们也可以当啥CP要素都没有的看,我不介意。

里面有芥川的戏作三味和竹林中、山药粥出没,下次想玩蜘蛛之丝啊疑惑啊枯野抄啊之类的(烟(被打

就当是点文吧(被打X2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