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陵余子

一条玻璃球里面的死鱼。
明明是条死鱼,却还想着思考人生,好好的活。
目前停止写手活动中,不要问原因了,再问跳海

世事茫茫流转轮回。
眼前为泡沫,身后乃梦幻。
知音难得,众愚难度。
——寿陵余子《肉骨茶·后世》

【快新】无题

1.点文

2.OOC

3.私设

4.新年快乐

5.那谁的那个换牙梗...我以后会努力的(喂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在初中校园里,象征午休结束的铃声还没响起,映入人的瞳孔里面的不是碧蓝天空,而是被树叶剪得支离破碎的云朵。

“所以,叫我出来到底是干什么?”走在后面的工藤翻过书页,漫不经心地问道,“你今天带了午饭,下午是体育课也不用借书,作业昨天我陪你做完了,难道最近有什么新的魔术?我已经说了多少遍了我肯定会…”

一直沉默听着的人突然头也不回的丢下一句:“我喜欢你。”

“看穿的…哈?”当他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而抬头的时候,那人早就跑掉了。

 

从小到大,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的长相让他们收获了一堆“你们是双胞胎吗?”之类的疑问,但是很可惜的是,他们只是非常普通的幼驯染,双方父母是好友、一起上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的那种。

…虽然小学时候某位大侦探怀疑他们之间的兄弟关系到调查好几天,不过他们之间真的没有血缘关系,不过两人还是成为了好朋友,一起上学,讨论新出的魔术手法或者哪里发生的案件。

今天一如往常,别说轰动全国的大事件啊杀人案件啊之类的了,班级里正常到一次争吵都没有发生,刚收到父亲新书的工藤乐得清静,午休时吃饱后便坐在座位上开始读那本书,如果不是隔壁班的黑羽忽然过来找他,想必这一天就像那书页一样被工藤轻易地翻过去了吧。

然后,文章一开头的那件事就发生了

当工藤抬起头的时候,黑羽早就跑得无影无踪,工藤茫然的站在那里,带有热浪的风把书页吹得噼里啪啦的响,他下意识的合上书,一片空白的脑袋终于开始运转。

刚才…那是告白吗?还是恶作剧?那个喜欢是那个喜欢的意思吗?

正值十四岁青春年华、智商超高的名侦探,今天没有被父亲写出的新书难倒,而是被幼驯染的告白弄懵了,真是值得庆贺值得庆贺呢。

工藤不知不觉上完下午的课,放学时还下意识走去隔壁班找黑羽一起走,他们班值日生一脸好奇的看着站在门口的工藤,工藤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说什么,感觉有点尴尬,幸好值日的中森过来搭话:“你找快斗吗?好像有事先走了喔。”

“啊…是吗…那我也走了,青子再见。”得到中森的回应后工藤便步履匆忙的离开学校,简直就是逃避嘛,他心中涌起不知道是松了口气还是不满的复杂心情。

这是他第一次自己一个人走在放学的路上。

工藤除了自我安慰可能是听错以外,根本不知道怎么回应这一个意外的直球。对于这个从小到大的挚友(男),工藤确信自己没有对他有朋友以上的想法,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对自己有朋友以上的想法,胡思乱想了一会后,还是得出“大概不可能继续做朋友了吧”的这一模糊的结论,他不知道怎么回应,也不知道怎样在这种的情况下再和他来往。

不过第二天,黑羽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站在他家楼下等他一起上学,工藤站在窗前尝试性的跟他招招手,得到了跟以往一样的带着笑容的回应。

果然…是听错了吧。工藤松了口气,飞快的换上校服冲下楼。

两个人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一起走着,家到学校的路程很长,就像从初二到高三毕业典礼的这段时间一样,两个人一起走过就根本不觉得漫长。

 

从学校礼堂里走出来,谢过了几名学妹的花束,工藤走向远处樱花树下正与几名女生合影的黑羽,那几名没穿校服的女生很高兴的拍了他们两个人的合照,接着就欢呼雀跃地跑了。

该不会是那种拍照后私下印刷拿去卖的人吧,工藤一瞬间有种想冲过去把照片删掉的冲动。

“安心啦名侦探,只是粉丝团而已。”黑羽嗤嗤笑道。

两个人拿着毕业证书走在校园里。

正值樱花纷飞的时节,到处都是合影或者抱头痛哭的同学,工藤向推理同好会的后辈打了招呼,又打算走去足球社那边露个脸,黑羽一直跟在沉默的跟在后面,工藤猜想他可能已经去过魔术同好会那边了吧。

只不过没走一会,黑羽突然开口:“你头上满是樱花。”

啊?工藤晃了晃头发,然后就看到了人工的樱花雨,他把毕业证书夹在腋下,吃力的抬起手拍打掉头上的花瓣,黑羽则是翘着双手靠在树上看着他,一点帮忙的意思都没有的样子。

自觉拍的差不多了,工藤正想放下手时,旁边冷不丁飘出一句:“我喜欢你。”

然后黑羽就走了。

工藤第一反应不是“在这种地方告白?”或者是“他真的是喜欢我?”之类的,而是“原来初中那天我没听错啊”,他站在原地看着黑羽走远,他走得很轻松,但是一点都不像平时的他。

工藤也转过身走了,差点连毕业证书掉到地上都没发觉。

等出了校门口、走在回家的半路上他才发觉自己还没去足球社那边,只好给新上任的经理打电话,那个记忆中脾气火爆的学妹不出意料的大发脾气:“前辈!不是说好的要过来合照的吗!”

“抱歉抱歉,下次聚会补上怎么样?”工藤下意识的缩了缩肩。

“这样不就没有意义了吗!照一张你的学士服照后挂在社团墙上多好招人啊前辈!前辈你总是这样的..总是…”一开始学妹还在指责他,却说着说着在电话那边哭了,工藤和电话那边的一群后辈们都急的手忙脚乱的在安慰她,结果学妹哽咽着向他喊出:“工藤前辈!我喜欢你!”

电话里传来带有哭腔、有点失真的话语一时间让工藤反应不过来,学妹倒是干脆利落,还没等工藤回复就把电话给挂了。

现在的人…都是告白完就不听人回复的吗?

 

然后呢,然后怎么样了来着?

工藤在饭桌的角落用拿着酒杯的手撑着脑袋,在脑海里苦苦思索,平时令他自豪的记忆力在酒精面前就像啤酒上的泡沫一样不堪一击。应该坐在旁边的黑羽此时站在小店中央大肆表演他那新式魔术,聚会的同学都围在他旁边大声叫好,那喝彩声不仅吸引了不少旁边在喝闲酒的大叔探头,还让天花板的老式吊灯摇来摇去,那昏黄色的灯光晃得工藤头晕。

啊啊,对了,后来两个人上了同一间大学,但是黑羽选了跟他不一样的专业,社团也不一样,两个人一周也见不到几次,黑羽对他的态度或许没变,或许变了。

工藤随着同学一同站起来,漫不经心的与其他人一起碰杯,透明的玻璃杯中麦芽色的液体摇晃着,旋转着,飞洒出来濡湿了不知是谁的手,工藤也没细看,顺势收回杯子一口喝完那些液体,冰凉苦涩的、如泪水一般从头盖到脚,那力道足以让工藤一下坐到椅子上,周围的人也纷纷坐下,大概也是因为酒太苦了吧。

这若即若离的四年大概能让两个人想通了很多事吧。工藤和黑羽相识多年,可以说是最了解他的人之一,但也是最不了解他的人之一。

越近越看不清。

聚会散了,黑羽被灌了不少酒,此时正趴在桌上不想动,大概是喝醉了吧,工藤倒了半杯冷茶一口气喝掉,然后一边跟同学挥手一边架起黑羽往外走,推开门的时候,夏天夜晚的凉风足以吹去酒气,又或许没有,工藤隐约还能闻到啤酒的味道,大概是真的喝多了吧。

他和他一起走进小巷,又走过不知道哪户人家门前,一开始旁边还有同路的同学,渐渐人便少了,到最后只有他们两个,黑羽大概意识还没清醒,一直低着头挂在他身上,工藤心想,没有吐真的是太好了。

走到半路工藤终于累了,他坐到公园的长椅上,把黑羽也丢到旁边,黑羽闭着眼,呼吸平稳,不时还吐出几个模糊的音节。周围漆黑一片,只有头顶那路灯还称职的发出与那小店灯光相似的光,工藤抬头去看它,却看到难得一见的夜空,毫无云彩,疏星几点,圆月高挂,他不由得盯着月亮出了神。

几声低低的虫鸣根本盖不住街道上不时传来的汽车行驶声音。

工藤忽然闭起双眼:“今晚月色真美。”

黑羽枕在他的肩膀上,没有回答。




后记:

最近同学跟我说了她同学的一件事。

初中她被一个男生单独叫出去了,她还不知道发生啥事了,男生就告白,还没等回复就跑了,是的跑了,然后那个女生呆在原地很久才“哈?”地懂的发生了啥。然后高中又是这两个人,还是熟悉的事件,还是熟悉的反应,男生表白完就跑了,女生“哈?”

关键是这两个人一直做好朋友耶(比划

我:“哈?!”

同学:“然后大学你知道发生了啥吗,女生要向男生告白了。”

我:“...哈?”

这两个人快在一起(嫌弃脸

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很搞笑的梗(完全没有写出笑点来)

最后我要是说黑羽这家伙根本没醉会怎么样(黑羽:计划通

评论(10)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