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陵余子

一条玻璃球里面的死鱼。
明明是条死鱼,却还想着思考人生,好好的活。
目前停止写手活动中,不要问原因了,再问跳海

世事茫茫流转轮回。
眼前为泡沫,身后乃梦幻。
知音难得,众愚难度。
——寿陵余子《肉骨茶·后世》

【神日】宿命(1)

WARNING:

 

东野圭吾同名小说《宿命》的梗,虽然没有任何关于推理部分的剧透但是剧透了这本小说最精华的部分,所以没看过但是有意向想看的人不要看☆

 

有原创!!!!!!有私设!!!走双线!!!!!!全篇不是以恋爱脑为主!!!说是CP文不如说是写四个人之间的故事!!!!!!

 

读过的人我们握个手,这篇只是用了一些设定,并不是全部按着原作走,案件也是我自己构思的,可以抱有小小的期待喔(

 

读了东野这本书我有两个脑洞,这篇是第一个,第二个待定。

 

话说我又是边构思边写,挤了好久啊,累爱。


有人想看接下来发展就更没有就ry

 

写了那么多(?),预览应该没有剧透了吧。

 

 





序:

那是某年冬天,镇上下了一周的雪,街道上沉重的积雪被大人们扫到路的两旁,堆得高高的,让日向每次跟着妈妈买菜经过的时候都觉得它们会掉下来把他淹没。

附近的孩子最近都被禁止外出,即使是在大人们认为的“很听话”的日向也不例外——他被父母命令在房里练字。在练了一小时后,他终于受不了凝固在房里的沉闷,丢下笔,躲过在门口扫雪的父母跑到屋后的院子里。灰蓝色的冷风钻过他随手围着的围巾,刺到他脖子那块毫无防备的皮肤,让他不禁打了个寒战,但这并不影响他对玩耍的热情。

在院子里跑来跑去把自己的脚印印在雪上后,日向兴奋的向掌心哈了口气,趁着暖和劲,他把放在墙角的皮球抱了起来。

皮球有点旧了耶…日向仔细地看了看他的“伙伴”,想道。

这时,他忽然觉得有人在看他。

他回过头,首先看到的是一对冰冷的红色眼眸,把他吓了一跳,以为是红色的玻璃珠飘在空中,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名跟他差不多岁数的男孩站在院子外面,冰冷的目光像他在电视上看到的箭一般牢牢的钉在日向身上,脸庞很精致,但是就像带了能面一样让日向汗毛直立。

日向浑身僵硬,那个男孩也不说话,两个人就这样隔着铁栅栏对视着,更准确的说是互瞪。这对初次见面的人来说可能有点失礼,但日向不知道为何、实在是对这个男孩喜欢不起来,胸口堵着奇怪的感觉,不是喜欢也不是讨厌,是一股日向从来没有感受过的、陌生到可怕的感觉。

一名穿着和服的女人匆匆走了过来,对男孩小声说了几句话,男孩并没有看她一眼,而是依旧看着日向这边。

那大概是他的母亲吧,日向抱着莫名其妙出现的“我不能输”的念头瞪着他,丝毫不敢转移视线。

女人那和男孩一样的红玻璃珠骨碌的转了过来,注意到他们在对视后,她稍稍提高了音量:“那是你的朋友吗?”男孩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她,率先移开目光走开了,黑色的长发在他的背后摇晃着,就像日向看过的某本绘本中女巫织的黒绸。

女人把脸转向日向这边,日向才发现她一直在笑,但是那笑容跟父母、同学、邻居的那些不大一样,日向按捺着颤抖的冲动,挖尽脑子里的那些让他觉得有相似感的东西,对了,就跟刚刚的男孩一样,像是带了面具。

那对无机质的红色玻璃珠上下转动,大概是在打量日向,然后她对日向点了点头,便疾步跟在男孩后面。

日向把皮球丢到一边,踩着嘎吱作响的雪,深一脚浅一脚地跑到铁栅栏边,目不转睛的看着那黑色的背影消失在远处街道的拐角。

他没有回头。

日向动了动僵硬的脖子,长长的吐了口气,这才发现他刚刚一直在屏住呼吸,同时积雪已经没过他的鞋子,脚上传来冰冷又濡湿的感觉。

伴随着这种感觉,男孩那无机质的目光,那精致的脸,一起深刻在日向的脑海中。

 

 

 

1

西川毫无欣赏那纷纷落下的樱花的心情,于是他毫无罪恶感的一脚踩在泥泞中那凌乱的粉色花瓣上。

一是他本来就不是那种对着花月伤感的人,二是他那还不知道什么时候爆发的花粉过敏,三是他快迟到了。他穿过已经没有人按铃的斑马线,又跑过学校附近的面包店(那刚出炉面包的香气让没吃早餐的西川馋的不行),终于堪堪在打铃关门前到了学校。

等到坐在举办开学典礼的学校礼堂里时,他还在不停的喘气,热气透过特制的面罩钻出来在空中打着转。坐在一旁的好友笑了:“不是叫你早点起床吗。”

西川扯开高领制服的第一二颗纽扣,好让自己喘口气(不过因为面罩本身已经够闷热了所以只是提供了心理上的安慰罢了),听到好友的调侃,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当他醒来时看到的惨状:“闹钟被面团拍到地上了…”

“喔…”好友脸上闪过了然的神情,“毕竟面团比较调皮嘛。”

已经不是“比较”调皮的地步了吧,西川苦笑着想着自家那只虎斑猫,头痛不已。两个人又交谈几句,校长走上台对着麦克风干咳了一声,喧嚷的礼堂便静了下来。

开学前西川便从学校论坛那里知道这位校长演讲出奇的短,果不其然,整个演讲数下来才不到十句话,简直是广大学生的天使(虽然叫一个五十几岁还秃顶的大叔有点…)。老师代表倒是废话一箩筐,新生又没开始选修课程不用讲那么多也可以吧,西川露出不耐烦表情,忍耐着冲上去把他拉下来的冲动,在内心刷屏吐槽,稍微往旁边看了几眼,好友早已昏昏欲睡。

西川无聊的打了个哈欠,无视了旁边怒目而视的老师,摸出手机登录学校论坛扫了几眼,看到一个高热度的帖子:

 

“听说今年的新生代表是神座家的耶”

 

咦?神座?是那个高中的校长的那个神座吗?西川瞄了一眼打着瞌睡的好友,好友不知为何对他们和那所高中特别感兴趣,不如说是憧憬(这也难怪,毕竟是那所高中嘛),连带着他也知道一点,神座是个庞大的家族,涉及的领域横跨文化、金融、教育等,其中好友最关注的是教育领域,特别是那所高中和附属初中…

扯远了,西川摇摇头,神座家现在是有几个差不多年纪的孩子,但怎么会让他们来这种普通初中,去附属初中才对吧?

抱着一堆疑问点开帖子,楼主神秘兮兮的说自己有认识的人是学校高层,打听到今年神座家不知为何让本家继承人(居然还是本家!)来这边上学,最后还附上了一张模糊不清的照片,照片中的人虽然只有侧脸,但还是很容易看到神座本家特有的红瞳,背景有点模糊,似乎是校门口。

西川往下翻,评论大多数都是持有不相信的态度,这倒不奇怪,神座现在的本家继承人虽然大名鼎鼎,但是根本就没有照片流出过,无论是新闻、小道消息,还是西川自己动手找的内部消息也没有,就算有特征性红瞳,也难保不是本家的其他人又或者是某位的私生子,又或者PS也是有可能的。

不过也可以当个乐子嘛,西川一边查看照片的真伪,一边用手肘捅了捅坐在旁边的好友:“欸日向,你看,居然有人说我们新生代表是…”

“下面有请新生代表发言。”

本来有点喧哗的学校礼堂忽然安静下来,西川瞪大双眼,接下来的那个名字黏在舌尖吐不出去。

走上演讲台的人有着一头黑色长发,神座本家特征性的红瞳,精致的长相,就像是小说中的恶魔的外表设定,但他神情淡漠,瞳孔深处波澜不兴,更像是九天之上冰冷无情的神。

西川有点惊讶,没想到新生代表真的是神座家的人,他正想向好友发表一下意见,却没想到神座朝这边看了一眼。

…不,与其说是看了这边,不如说是看向了好友。

西川也向好友看去,日向脸上毫无睡意,他睁大眼睛,死死地瞪着台上的人。表情与其说是看到憧憬已久的人,不如说是看到了世界上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在面前发生了一般的震惊。

他从没有看见过好友露出这种表情。

“我是,神座出流。”

 

 

 

2

连门也不关,西川飞快的挪到床边顺应着地球引力的吸引,重重的摔在床上,浑身酸软的肌肉几乎是一瞬间就瘫了下来,让他舒服到几乎就想睡着。跟在后面的好友也走了进来,顺手关上门。

“西川,你别就这样睡着了啊。”日向盘腿坐在矮桌旁边,把书包放在一边,逗起了跟进来的面团,他扫了几眼,重点观察了西川视为宝贝的计算机和相关书籍,毫不意外的发现了各种划痕和猫爪印,“看来你最近玩得很开心嘛,面团?”

听到日向叫自己,躺在地上露出肚皮、眯着眼睛享受的面团喵了一声。

听到这声猫叫,西川就像被什么电到一样弹起来:“我的天日向你怎么让它进来了啊啊啊啊!!!”

面团打了个哈欠,对旁边一边惨叫一边收拾东西的主人一点兴趣都没有,跳到日向腿上,合上眼睛,一副准备睡觉的样子。

做好各种防备措施后,西川松了一口气,回头却看到正在享受的自家祖宗,刚滑到胸口的那口气就这样卡在那里,他舔了舔嘴唇,把“面团你到底是哪家的?”和那口气一起吞了下去。

他挠了挠头,也在矮桌旁边盘腿坐下,认真的想了想,西川决定开门见山:“日向,你曾经见过他吗?”

从神座和好友今天早上的神情来看,大概是见过面但不知道姓名的程度,不过如果不知道姓名的话,那为何好友那么关注那座高中呢,而且就以神座身份来说,日向见过他也很奇怪。

“嗯?啊…神座吗…”日向逗猫的手停了一下,“只是小时候见过一面而已。”

见过一面会有那么深的印象吗,觉得日向在隐瞒什么的西川也不深究,笑着转移话题:“原来如此,话说我明天到底爬不爬的起来啊,那个体育老师到底怎么想的,第一天居然要跑1500!”

日向脸上重新露出笑意:“是你锻炼的太少,上了初中就不要老师在体育课上请假去玩计算机了,不然再跑一次1500你又会像今天一样趴下了。”

“我可不是单纯的玩计算机啊!”西川闻言怪叫起来,“再这样下去,本来不会发作的花粉过敏也因为这样爆发啦,我的天,我明天还要带面罩去上课,想想就觉得热死。”

“希望你能撑到社团招新。”日向看着面团翻了个身,跳下他的膝盖,爬上窗台,从开着的窗口跑了出去,“面团这是要去哪啊。”

“大概是出去找吃的吧。”西川耸耸肩,“我买的猫粮一直不符合这位的胃口。”

“我还以为伯母会煮些什么给它吃。”日向挠挠头,“网上不是经常有这些帖子嘛,给猫煮一些什么吃的,比我平常吃的还要好呢。”

“有是有,但是我妈又出差了,我又不会煮。”

“你就会弄你的计算机,再不学习一下伯母的烹饪技术,你以后就吃杯面、便当和饭团吗?”

“那又什么关系嘛,又吃不死人!”

“是是是。”

 

 

 

3

学校生活比哥哥姐姐们说的要更好玩,日向从小学开始就抱着这种想法。

他在学校交到来自各种地方的朋友,学习了很多他原本不知道的知识,比起在家里单纯的看书、看电视节目和等待小伙伴来找他出去玩,这种每天都可以抱有“今天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呢”的期待的生活更让他向往,甚至他一点都不像好友那样盼望假期的到来。

大概是因为日向性格不错,好相处,他身边总会围绕着一大堆朋友,他并没有刻意要去这样做,但是每次换班之后不久,日向回过神来便发现他成为了班上的中心,大概是西川所说的“人格魅力”在起作用吧(即使他自己觉得有不少人其实是很难相处的)。

初中第一次发下的成绩单上,漂亮的写着一排优,评语栏里写满了夸奖日向的评语,父母看了之后笑得合不拢嘴,直夸日向之后一定会考上那所高中,周围的好友和老师也这样说,一时间让日向有种飘飘然的感觉。

他一直很向往那所高中,当初接到初中录取通知书时他还因为不是那所附属初中的录取通知书而失落了一阵子。不过日向至今也说不出为什么向往那所高中,是因为对自己实力的信心呢,还是因为周围亲戚朋友的期待呢,又或者是说…是让他耿耿于怀的那个人呢。

有的人和自己明明毫无瓜葛,却怎么也不能无视他的存在。即使对方和自己无冤无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看到对方的脸,那股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就会从胸口钻上喉咙。对于日向而言,神座正是这样的人,两个人不同班,也从没有说过话,但是日向却发现自己的眼睛总是追着那个背影,这并非出于想和他成为朋友的目的,也不是因为日向向往那所高中而对神座本人产生好奇的缘故,而只是莫名觉得对方不顺眼。

当初第一次看见神座之后,日向到处查找他的身份(只是单纯的出于“他的身份不会那么简单”的想法,事实上是对的),那对红瞳太过显眼,实际上也正是因为那对红瞳日向轻轻松松的就找到了他的身份,即使神座本家这一代的人都没有照片流出,也不妨碍日向确定他的身份,但是日向总是抱着“这家伙不可能是那个家族的人”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连他自己都觉得是自我安慰)来继续查找。

当然,日向对于神座的感情应该不是那么简单的对于他的出身感到嫉妒,直到现在,日向也说不清他对神座的感觉到底是怎么样的。

此外,日向也很确定并不是只有自己单方面在意对方,跟同学一起坐在中庭吃饭时,上体育课时,甚至是节假日和好友一起外出时,日向都曾发现过有冰冷的视线投到自己身上,只要日向顺着视线看回去,几乎都会和神座四目相交,然后神座便会移开视线,就好像那个一直在看日向的人不是他一样。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日向每次都这样想,或许对方也有这种想法。

西川教他怎样登上学校论坛,日向也不经常登录,但是每次登录他都下意识翻找有关神座的消息,跟他玩得好的同学有时也会跟他谈论起有关神座的各种传闻,大多数都是“他今天又不上课但是考试还是第一”“他被老师叫起来解答问题的时候写了好几种解法”之类的。

尽管当地报纸、新闻什么的在之前经常报导神座家这代本家继承人的各种“丰功伟绩”(听说他有不少研究、论文在国外拿了奖),但总让人有种离自己太远、不切实际的感觉,但自从跟他在同一所初中后,日向深切的感受到神座的确是一个天才,而且不是那种普通人中的天才,而是天才中的天才那种程度,跟他同班的人都说没有什么是神座不会的,没有什么是神座做不到最好的。

只不过,无论是私下讨论八卦的同学,还是网上那些相关的帖子,最后都会说:“不过,神座性格真的挺糟糕的,对谁都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老是摆出一副臭架子。”

这句话莫名的让日向很开心。

两个人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但一听到有人说他的坏话,他就会觉得很开心。

两个人不主动接近,保持相当遥远的距离,就这样,渡过了初中的第一学期。

 

 

 

4

这里真的是一个好地方,西川轻车熟路的绕过那个灌木丛,然后穿过树木之间的间隙,来到了艺术楼的后面。下午一点的阳光透过树叶洒在他的身上,让他感觉到初夏的热度,不过他讨厌晒阳光,于是他躲到了树阴下面。

远处操场那整齐又响亮的“一二一、一二一”口号也因为太远而变得模糊不清,真是青春啊,西川舔了舔嘴唇,从包里面拿出笔记本电脑并开机,想道。

不过这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比起挥洒自己热血的青春,还是编写一个程序更为重要,况且他有没有那么热血的青春可以挥洒都不知道呢。

这里真是一个好地方,西川在等待程序录入的时候抬头扫视了周围,满意的点点头,这个地方不仅难找,而且够清静(因为艺术楼有音乐教室的缘故墙壁都是有隔音措施的),同时网络覆盖也不错。

他哼着歌,手指在键盘上飞舞,西川的心情相当不错,这次程序设计出乎意料的顺利,而且买家看过试运行后也给了相当丰厚的报酬,起码下个月就能吃几顿天妇罗了。

到时候给面团买几条鱼吧…他正这样想着,突然停下动作,望向右边。

有人在唱歌。

是个女生,声音并不大,但是音调歌词什么的还是能听清楚,大概是想报考艺术专业的吧,那也不用特意到这里练习直接去空的音乐教室就好了嘛。不过,西川皱起眉头,声音有点熟悉,不像是班上的女生,像是学生会的…

哦,对了,是佐藤。

不会吧?那个佐藤居然在唱歌?

西川没管计算机显示着的“ERROR!”便探头往那边看,身影有点模糊,不过的确是佐藤没错。西川对于自己的记忆力还是很有信心的,但还是差点认不出来。佐藤是同级隔壁班的一个很普通的女生,长相普通,身家普通,性格普通,成绩普通,大约是把她丢到茫茫人海中转眼就看不见的那种地步的普通,如果不是曾经她的同班同学指给他们看,西川也认不出来。

没记错的话,她们说过,佐藤是音痴吧?

佐藤似乎没有发现有人在旁边,闭着眼睛背着手继续唱着,她在唱一首流行歌曲,似乎是某部电视剧的片尾曲吧,上次陪日向和班上同学去KTV的时候有个女生唱过,西川虽然不懂欣赏艺术,但他个人认为比那个女生唱得要好听一些,等唱到结尾的时候也不停,直接就唱起了另外一首调子差不多的歌曲。

是自谦还是恶意中伤?脑中飞快的转过好几种假设,最后还是被丢到不知道哪里去,她唱她的歌,他编辑他的程序,互不干扰不是挺好的么,清静地方多难找啊,西川这样想着,耸耸肩,缩回去继续敲打键盘。

 

佐藤小百合在学校也算是个名人。

因为开学没过多久,就有人在论坛说,她是神座分家的人,也就是说,是那位的贴身保镖。恰巧,他们在同一个班,而且根据小道消息,有人曾看过佐藤神色恭敬的向神座鞠躬,不过两位当事人都没有对这件事发表什么意见。

除去这些不大靠谱的背景,佐藤还是学生会的副会长,因为曾经在例会上作过报告西川才记住她的声音,但是她在学校中还是毫不起眼,等“保镖”谣言的那70天过了之后,许多人对佐藤的关注就少了很多,提起学生会的副会长是谁的时候不少人还会想半天。

若是把今天这件事说出去会很好玩吧,毕竟音痴这个标签之前死死的贴在佐藤身上,会引起多大的风波呢?

不过这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跟好友、钱、面团没关系的东西,他一点兴趣都没有。啊,说不定可以把这个当做笑谈跟日向说呢。

等他编辑完程序,听到下课铃的时候,歌声早就消失在空气中了。


TBC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