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陵余子

一条玻璃球里面的死鱼。
明明是条死鱼,却还想着思考人生,好好的活。
目前停止写手活动中,不要问原因了,再问跳海

世事茫茫流转轮回。
眼前为泡沫,身后乃梦幻。
知音难得,众愚难度。
——寿陵余子《肉骨茶·后世》

【青帝】

青帝(OOC,语无伦次,私设,病态,跟着TV走)

(非常)有可能是我唯一一篇青帝...结果是OOC/-\


人类总是有两面性。

像是残暴的人会在无意间爱护弱小,在邻居之间一向有着良好风评的男人突然杀害自己的母亲,冷血的人突然露出一丝温柔的微笑,对自己行动一直按着计划走的人突然按直觉行动。

啊、这或许就是你们所说的“反差萌”了吧。

我不清楚这到底萌不萌,但我通过我这短短的人生中接触的所有人以及文学作品中了解到

人类总是复杂的,有着不同的“面”,拥有着让人着魔、想控制的魅力。

……这样的语气好像某个……那不如换个话题吧。

现在,不是十分流行“标签”这一说法吗?

实际上,对于我来说,“标签”真是一种十分表面性的东西呢,就和初次见面就留下的印象一样不靠谱。

嗯…不懂?那就举个简单的例子好了。

我喜欢疼痛。

我身上,从某一天开始,就有了一个永远不会痊愈的伤口,当然,这并不是什么童话传说超能力之类的(虽然我的确见过),而是“我一次又一次把它撕开”这种简单易懂的事实罢了。

疼痛能让人体会到“活着的感觉”,能让人从虚幻的美梦中挣脱,清醒的认识到现实,这不是很美好吗?

单薄的、略微泛黄的皮肤撕裂,带有特殊纹理的、还在颤动着的肉块破碎,坚韧又脆弱的血管壁迸开,随着有节奏的心跳,噗通,噗通,涌出艳丽、颓靡又象征着生命的猩红,像是永远流淌着的三途川,又像天边落下的生命源泉,感觉沿着一条条被基因缝合起来的神经窜入脑海深处,以一种夏日夜晚看见的绚烂烟花的形式在脑中炸开,再配上咸腥味的温热冲击…

能活着体会这个真好,不是吗?

我不喜欢疼痛。

曾经给我疼痛的人,我都对他们露出了微笑。胜利者的微笑?复仇者的微笑?挑衅者的微笑?这种无意义的称呼怎么样都好,反正,有人给了我什么,我肯定要还回去,像是有生命的火焰,还是刻入骨髓的深寒,又或是相同甚至更上一层楼的疼痛,一个特意设计的礼物也很不错呢,我可不是那种有德不报的人啊。

我很喜欢疼痛。

每当我用唇齿亲吻那个伤口的时候,每当我吞咽下那些涌出来的鲜红的时候,每当我在背后看你的时候,每当我微笑着叫你的时候,从身心传来的各种各样的疼痛都能让我深刻体会、尽情享受,这是多么美妙的疼痛啊…

一想到这个,我不由得更想再离你近一点。

你到底有多少我还不清楚的面呢,你会再一次出乎我的意料吗?

今天你还会给予我疼痛吗?

我从心底到脑海深处,每一个细胞,每一条神经都在呐喊,都在期待,都在渴望。

再给多一点、再给多一点吧前辈。

我讨厌疼痛。

很多事情都要看对象来制定性质呢,仇人的死亡让你拍手称快,亲人或者挚爱的死能让你铭记一辈子,喜欢的人穿什么都觉得好,不喜欢的人穿什么都觉得难看。

人不都是这样的吗,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难道有谁可以一言以概之的吗?

所以,我只喜欢来自于你给予的疼痛啊,前辈。

我可以咀嚼你的名字吗,我可以跟随你吗,我可以嗅你的味道吗,我可以触碰你吗,我可以拥抱你吗,我可以亲吻你吗,我可以撕咬你吗…

我可以和你一起堕落吗?

前辈。

前辈。

前辈。

回答我吧,用那种期待的眼神看着我吧,用那种拥有无辜无措、天真无邪伪装的冷漠眼神看着我吧,用那种厌恶的眼神看着我吧。

我好想…好想摧毁你那纯良的外表,把你撕毁、破坏、碾碎,然后藏起来。

破坏美的东西可是人的本性啊。

可是我不可以,我还没有完全看清楚你,还没有把你摸透。

我可以一直看着你,向你分享我喜欢的、我拥有的一切吗,我属于你,你属于我吗?

你喜欢疼痛吗,前辈。

我很喜欢哦……

前辈……


评论(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