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陵余子

一条玻璃球里面的死鱼。
明明是条死鱼,却还想着思考人生,好好的活。
目前停止写手活动中,不要问原因了,再问跳海

世事茫茫流转轮回。
眼前为泡沫,身后乃梦幻。
知音难得,众愚难度。
——寿陵余子《肉骨茶·后世》

【快新】【叹封】【狛日】假如在旅程中睡着...

>快新

新一受邀出国一趟,快斗一边笑嘻嘻地说着“我来帮你吧~”一边在侦探略带冷淡的眼神中订下了两张机票。

所幸那边“邀请”的警方一点都不含糊,早早地把相关资料送到府上,只是这次的事件是连环杀人,受害者、嫌疑人、事发地点的基本资料一大叠,新一熬夜才把它们看完。

“所以,你为什么那么兴奋?要说坐飞机这件事的话,你自己飞得还不够刺激吗?而且之前也坐过吧?”新一揉着鼓胀的太阳穴,把头顶的空调风向调到外面去。

啧啧,快斗故弄玄虚的摇摇食指后,旁若无人地一弹手指,变出一条纯白的丝巾,装模作样地铺在膝盖上,开始享用点来的巧克力冰激凌。

侦探对于怪盗这种转移话题的小把戏嗤之以鼻,没有计较怪盗从他的口袋中顺走手绢这一行为,把头靠在窗口玻璃上开始补眠。

说是补眠,其实新一并没有睡着,只是合上眼睛而已,顺便在脑海中试着把资料中浮现出来的线索串起来,看能不能想通之前在粗略浏览资料时产生的几个疑点。

旁边传来勺子和塑料杯磕碰时产生的小声响,不久之后就安静下来。

良久,新一终于想通那几个疑点,并且有把握在仔细查看现场和询问之后就能得出真相之后,正想睁开眼睛,却突然发现有个温热的物体凑近、然后倒在他的肩膀上。

新一有点僵硬,维持着现在的动作一动也不动,快斗似乎是睡着了,就这样倚着他,甚至有倒下去、顺势躺在新一腿上的趋向。

不、说不定他是醒着的呢,新一脑海中浮现出快斗平时笑嘻嘻(看起来十分欠打)的脸,不由得冒出“这家伙该不会是知道我醒着的然后捉弄我吧”的念头,他放缓呼吸,感受着肩膀上的温热,除了传来平缓的起伏外,温热的物体并没有什么像是在偷笑一般可疑的颤抖,不过如果是这个家伙的话,这种程度的还是可以做到的吧。

要不要睁开眼睛呢。

侦探悄悄抬起一丝眼皮,随即无语地看着摇摇欲坠、几乎是挂在他身上的怪盗先生,被巨额通缉的怪盗先生就这样毫无戒备的睡着,嘴角边似乎还有口水,现在的话,随便一个小警官就能把这“巨额奖金”送进牢狱了吧。

脏死了,新一嫌弃的想,然后小心的坐正身体,让快斗更好的“挂”在他身上,又拿起他腿上的手绢擦了擦他的嘴边那些可疑液体,又在维持身体不动的前提下抬起手按了铃。

空姐来得很迅速,而且也很聪明——在新一指了指挂在他身上的快斗之后立刻就拿来了毛毯并铺在快斗身上——起码比某个群马的警官…还是警视来着…聪明多了。

离降落还有一小时,新一这样想着,又闭上了眼睛。

一句话后续:

下了飞机后,某人一直打着哈哈,并且大献殷勤(甚至交代了定做戒指等一系列小动作),但并没有对某人湿漉漉的肩膀发表什么意见。

 

>叹封:

又是一年春游时,游园挤满小学生。

封不觉仰头望着天边的乌云,随兴做了首打油诗来表现出故事的背景和时间,与旁边背着大包小包零食的同学不同,他就背了个小书包(并且还是松垮垮的),不难想象出里面只装了打折面包(即准备过期时商家打折促销的那种)和水壶。

“觉哥,你不多带点吃的吗?”

“我觉得维持简单的饮食需求就可以了——在购买书单只是达成15%的时候。”封不觉顺着声音回过头,然后虚着眼对自己的死党吐槽,“你是典型的春游前的小学生吧。”

“我的确是准备去春游的小学生啊?话说觉哥,昨晚我好兴奋啊!一想到可以玩那个著名的X环过山车我就好激动,在床上滚来滚去好晚才睡着喔!”王叹之背着一个大背包——里面肯定装满了他爱吃的和打算尝试的新品——激动的脸上难掩熬夜带来的黑眼圈,两个人一起走上校车,在固定位置上坐下。

“哼哼,据我的调查, X直过山车才有一玩的价值,其他都只不过是常见之物而已。另外,春游前的小学生是说在一些旅游啊修学旅行啊出发前晚上激动得睡不着的人,就像你一样。”觉哥狞笑着从短裤口袋中掏出小本,打开,“不过游玩全园所有设施的最佳路线我已经设计好了,首先解散后,我们要立刻到…”

等觉哥说到中午在边等XX措施的时候边吃午饭时,小叹摇晃着,然后倒在觉哥的身上,看样子是睡着了。

按照一般小说的剧情发展,觉哥应该是无奈的叹息一声,就这样让小叹继续睡,或许还会从不知什么地方掏出一件外套或者毛毯给他披上,就这样达成HE,又或者不耐烦的推开他,走向BE。只可惜觉哥行为模式实在是一般小说难以预测的。

觉哥摇了摇小叹的肩膀。

“唔?觉哥…早…已经到了吗…”小叹打着哈欠,又揉了揉眼睛,得到觉哥否定的答案后,他又打了个哈欠,看来是真的很困。

觉哥对于无情地叫醒非常困的小叹同学这件事一点愧疚感都没有,他伸出食指,就像课堂上叫醒睡着的学生后开始教导的教师一样,十分严肃地讲:“小叹同学,对于我们伟大的作战方针,你只听到一半。”

小叹理解的点点头,掏出饮料喝了一口。

待觉哥滔滔不绝的讲完计划后的那一瞬间,小叹同学同时闭上了眼睛,准备一头栽入美妙的梦乡,只可惜觉哥又一把把他拉了起来。

“我生气了哦…”小叹摇摇晃晃的,勉强撑开一丝眼皮。

“小叹同学,看来你并没有领会到校车座椅的真正功能,看好了。”觉哥把手伸进两人座位间的空隙,然后觉哥的座位靠背便突然往后移动。

“哦哦!觉哥这个好厉害!!”小叹瞬间睁大眼睛,看样子完全清醒了,他也伸手进去,便摸到像是触摸面板一样的东西,他探头一看,是几个按钮,尝试性的按了一个,只见觉哥的座位靠背又恢复原状了。

小叹又点了其他按钮,玩得不亦乐乎:“觉哥,这是用来干嘛的?好好玩!”

“看好。”觉哥点了其中绿色的按钮,座位靠背与坐着的地方之间的夹角突然增大,然后觉哥往上面一靠,闭上眼睛,“这才是在校车上睡觉的真正姿势。”

小叹也学着觉哥那样按了按钮,往后一靠,闭上了眼睛。

两个人便一起在平稳行驶的校车上睡着了。

 

>狛日:

日向冷着脸,对靠在自己身上的狛枝说:“你给我起来,我知道你在装睡。”

狛枝冷着脸,对靠在自己身上的日向说:“区区一个预备(ry”

 

 


评论(1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