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陵余子

一条玻璃球里面的死鱼。
明明是条死鱼,却还想着思考人生,好好的活。
目前停止写手活动中,不要问原因了,再问跳海

世事茫茫流转轮回。
眼前为泡沫,身后乃梦幻。
知音难得,众愚难度。
——寿陵余子《肉骨茶·后世》

自己挖的脑洞自己哭着也要填完...

填不完(´;ω;`)

双生、同体、兄控三十题的杂合物,写了12条(´・_・`)

L( ;ω;)┘三└(;ω; )」自己塞自己粮吃,不开心。

└(;ω; )」三L( ;ω;)┘没人玩,不开心。


附:因为题目可能会剧透,所以放到每一段正文后面。




那年夏天,当神座出流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两个人就有了一个小小的秘密。

或许两个人之间有什么改变了,或许两个人之间什么都没有改变。

两个人之间依旧亲密无间,一起外出、用餐、学习、入眠。

就像他们之间的关系,双生子,一样,看起来永远都不可分离。

曾经有人问过哥哥,为什么他们兄弟间那么亲密呢。

日向似乎很惊讶,然后有点害羞的、用手指搔了两下脸颊:“大概是因为…我们之间有小秘密吧?”

咦,那个人愣了一下,然后追问道,可是简单的秘密不一定会让兄弟感情变好吧。

还没等日向回答,去书架深处拿书的神座回来了,然后很自然地打断话题,兄弟俩就这样走了。

到底是什么秘密呢,能让两兄弟保持那么好的关系。

谁知道呢。

 

>两个人的秘密

 

 

 

小时候,日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常常幻想镜子是不是显示出另一个世界线的自己。

那个世界里面的自己,会做很多他做不到的事情,知道很多他不知道的知识,去到他到不了的地方。

虽然他知道镜子中映照出的,是一个虚幻的成像,但他仍把这种幻想当成一种游戏,并乐此不疲。

长大后,他知道这镜子只不过是一块玻璃的伪装罢了。

也有可能,只是一块半透半反介质。

 

>镜子游戏

 

 

 

在打开舱门的时候,苗木的心脏不停发出轰鸣,接近停止跳动。

即使在之前已经想过很多可能,也不断安慰自己无论是哪一个都值得庆幸,但他还是控制不住的紧张起来。

在肉眼可见的柔顺又繁多的黑色中,他看见冰冷的血红慢慢浮现。

苗木在那瞬间觉得自己甚至停止了呼吸,随即又在看到红色被掩埋在带有温暖的眼睑之下,他这才发现,躺着的人向他露出温暖的笑容。

那是他只在档案中才看见过的、一如他名字般明媚的笑容。

苗木也情不自禁地笑了,向拥有浅绿色双眸的人伸出手:“欢迎回来,日向前辈。”

神座维持着记忆中的笑容,缓缓答道:“我回来了。”

 

>角色互换

 

 

 

我随手点了几样菜式,就急急忙忙坐到一个起码能看见观察位置的角落(才刚下课最佳位置居然坐满了人,这让我从另一方面了解到前辈他们的受欢迎程度),作为一个自己做便当的新闻部新生,我今天被部长赶来学校食堂做观察练习。

在来之前,我只是稍微听说过观察对象有时会因为太忙才来食堂吃饭,平时神座会自己做兄弟两人的便当,希望自己今天会有好运气。

看起来我的确很幸运。

下课一分钟后,食堂门口出现新闻部员都相当熟悉的人影——神座出流,他对因为他到来而变得静悄悄的食堂无动于衷,旁若无人地穿过人群,坐到固定的位置上,打开笔记本编写着什么。

不一会,哥哥日向创很悠闲的跟在后面走进来,一路上都在跟别人打招呼,因为他食堂的气氛开始变得活跃起来。日向谢绝了好几人的让位后,站在队伍最后方开始排队,这期间两人毫无交流,连眼神都没有相交,我记得两个人并不在同一教室,那么大概连来的路上也没有交流吧…?说不定他们根本就没有一起走过来?

该不会在冷战?我心里不由得冒出这样的想法,悄悄瞄了周围几眼,并没有发现有谁露出惊讶的神情,难道这就是这对兄弟的日常吗…?

我食不知味的扒了几口饭,感觉到无措。

学校食堂分配食物的速度令人安心,很快就轮到日向,只见他没有对每日都发生变动的菜单感到迟疑,而是毫不犹豫的点了几样菜(我猜想是他在排队的时候就已经想好吃什么了),微笑道谢后接过两个托盘,走到神座对面坐下。

对于自己双胞胎哥哥的到来,神座依然无动于衷,不如说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日向似乎习以为常,把两个盘子都放在他那一边,然后拿起勺子,舀起一些饭,然后又用筷子夹了一块肉放在上面。

他这是…干什么?

我的疑问在下一秒就得到了解答。

日向拿着勺子的手抬高,越过电脑屏幕伸了过去,就在要撞到神座嘴唇的时候,神座张嘴,勺子便恰好伸进他的嘴里,神座微微低了低头,把饭粒和肉吞入口中,勺子毫不停留,轻易离开后,在神座咀嚼着的期间,又返回到盘子那一边,舀起一些饭菜,进入到日向的口中,退出,然后重复。

行云流水,就像练习了成千上万次一般令人赏心悦目。

不对,重点应该是,两个人都没有抬起头来看对方。

这就是双生子吗…!

我发出只有没有兄弟姐妹的人才会懂的感叹,不知不觉盯着他们两人把那两盘饭菜吃完。

等日向吃下最后一口后,一直在敲击键盘的神座终于停了下来,抬起头看了日向一眼,然后两个人便一起离开了,从进来到离开,两个人都没有进行过一次对话。

我低下头,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吃光了盘中的食物。

再抬起头,发现有很多人笑着离开了。

大概,这是学校食堂里最不可思议、又司空见惯的日常吧。

我这样想着,随着人流匆匆离开了。

 

>不言而喻的默契

 

 

 

江之岛拎着一本相册,脸带笑容地一蹦一跳,连门都没有敲便进了学生会,正值夕阳时分,凄惨的暗黄色光芒只笼罩着一个人,那人一如既往地对她视而不见,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江之岛走到沙发面前,摆出夸张的姿势:“嘿~!无聊的神座先生~今天的江之岛盾子依旧超☆绝望~要说为什么的话那就是因为~~今天的超高校级的希望又无视了我呀——!呀哈~~!真是令人心跳不已的超☆绝望的展开啊!不过没关系,接下来会有更心跳不已的绝望在等着我啊!!”

江之岛忍不住发自心底的狂笑起来,然后把手中的相册塞到神座手中。

她说,翻翻看吧,这是我特意为你找出来的喔。

神座依旧毫无动作,让江之岛开始猜测他是不是睡着了…怎么可能,大概是已经知道她想做什么了吧。

那又如何?只不过是另一种程度的绝望而已。江之岛露出拍摄用的微笑,走到沙发背后,亲昵地抱着他:“我帮你翻好了,神座前辈。”

打开相册,里面是一个人的一生。

出生照,刚会走路,上幼儿园,小学开学,毕业典礼,初中开学,毕业典礼,高中开学,混杂着一大堆日常。

怎么样形容好呢,大概就是随处可见的普通高中生的过去展开吧,普通,平凡,又无趣的过去,有这种人生真是绝望的平凡呢。

江之岛慢慢翻着,她知道神座在看,她一直在注意他的表情(尽管神座表情毫无动摇的痕迹),至于照片?那种东西怎么样都可以了,反正她已经看过了,好歹这也是她收集的。

她突兀地停了下来,不明地笑了一下。

然后她开始放慢翻照的速度。

被孤立着度过的运动会,一个人在图书馆,医院走廊上遥望天空的背影,手术台上苍白的脸色,病床上包着绷带熟睡的脸…

最后是一块镜子。

“伪物,无聊。”

江之岛把相册抽走:“啊啊真是绝望居然被神座前辈看穿了,我这种程度的PS不如死掉算了,啊啊,真绝望。”

神座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江之岛把门关上,回去的一路上都止不住笑声。

什么啊,超高校级的希望就这样简单的动摇了,真是绝望啊,这个世界真是没救了,唔哈。

 

>相片中记录的不存在记忆

 

 

 

外面细细密密的雨帘被风扰乱,打在玻璃窗上,在宁静的家中奏出不知不觉就能令人习惯的催眠曲。

日向在雨声不断地侵袭下,终于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倚在身旁看书的弟弟立刻敏感的抬起头来:“创,睡觉。”

日向“嗯嗯”地点头,又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他揉着闪着泪光的眼睛,任由弟弟神座放下书拉着他走出书房。

简单的洗漱后,小小的兄弟俩踏着远处轰鸣的雷声,拉着手走回了卧室。

由于弟弟神座不知名的坚持,即使两人都8岁了,仍然没有分房睡觉,这间卧室粗略一看十分普通,仔细一看却能发现兄弟两人生活过的痕迹,比如说收拾的很干净很整齐的双人床,比如说两个人放在一起的书包,比如说垃圾桶里面残留的草饼袋子。

神座毫不辜负他那“高行动力”的评价,快速的关灯并爬上床,盖好被子,然后往身边的空位拍了拍:“创,来。”

难道出流也困了吗?日向这样想着并下定决心明天早点睡,他钻进已经开始变暖和的被窝里,然后一如既往的被神座伸手抱住。

“创,晚安。”

日向也伸出手抱住神座,主动亲了亲神座的脸(立刻就收到回礼)。

“出流,晚安。”

……

……

神座无声地把被子拉上,盖住两个人的头,一度被闪电照亮的房间就这样被从日向的视线中割去。

日向重新闭上眼,这次他很快就睡着了。

 

>雷雨天蒙着被子相拥而眠

 

 

 

在同学们的劝说下,日向终于决定剪头发。

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愿意剪头发就是了…大概是因为看到这长发他会觉得安心?

话说他什么时候开始留长呢,这么长的话想必很久了吧?没有相关的印象啊…

大概是因为呆在设备里面太久了吧。

日向漫不经心的想着,用剪刀仔细的把头发剪短,一缕缕的黑越过他的肩膀飘落到地面,就像雪一样轻盈。

乌鸦有白色的话,想必,雪也有黑色的吧?

 

>潜意识失忆

 

 

 

虽然父母并没有说过,日向还是自称为哥哥。

不过在日常生活中,不仅是身边人这样认为,连日向,到最后都不得不承认,神座比较像是哥哥。

两个人坐在学校天台上吃午饭的时候,日向扒着神座做的便当,还是问了。

“出流…你觉得谁是哥哥…?”

“在我心中,只有创符合兄长这一定义。”神座连简单的迟疑都没有,立刻做出了回答。

不会在乎弟弟奇怪的性格,不会恶意嫉妒弟弟的才能,合理包容弟弟的一切,会陪伴他,这不是兄长才会做的事情么。

“是…是吗?”日向虽然想吐槽神座不知何时就已经直呼他的名字而不是叫他哥哥,但嘴角还是翘了起来。

 

>谁是哥哥

 

 

 

松田夜助冷静的按停计时器。

从日向创,到神座出流,这两个人格之间的距离。

只有一分三十秒。

是个很短、又无法跨越的鸿沟。

 

>一分三十秒的距离

 

 

 

第一次吃到樱饼的时候,日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怎么说好呢,大概就是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都受到了重组的地步了吧。

这个世界上居然有这么难吃的东西…!

日向含着那一小块,咀嚼也不是,吐也不是,最后只好和着还有点烫的茶一口气吞下去了。

还剩下一大块樱饼,难道都要和着茶吞下去吗…

从小就被教导不能浪费食物的日向苦着脸,刚张嘴准备咬下去的时候,坐在旁边的神座伸手把樱饼拿了过来,然后平静的张嘴。

日向惊愕的看着弟弟一口一口的吃下樱饼,似乎与吃别的东西节奏一样,但这是神座第一次抢他的东西吃…

他等到神座把那个樱饼吃完,才有点结巴的问:“呃出流那个…你喜欢吃吗?”

神座拿起纸巾擦了擦嘴:“一般。”

不喜欢也不讨厌…吗…好像也不对,大概是不喜欢吧。

日向推测着,然后笑着把茶递了过去,神座没有拒绝。

下次还是买草饼吃吧。

 

>帮忙吃掉不喜欢吃的东西

 

 

 

最近松田发现,神座出流在空闲的时候,会一个人自言自语。

与其他研究人员一起研究了自言自语的内容,发现似乎是分为两个角色,对话(姑且称为对话)期间,神座会随着角色的改变而改变自己的动作和表情。

一部分研究人员主张神座在研究“超高校级的演员”或者相关的才能的观点,另一部分研究人员则认为神座在调整自我。

讨论无果后,他们拜托了松田在日常检查的时候进行询问。

面对松田看似漫不经心的提问,神座闭着眼回答,角色扮演*。

*角色扮演:心理行为疗法的一种,使人发现问题,了解问题的症结所在,进而更好地调整心理状态,解决心理问题,具体可自行百度。

 

>自言自语

 

 

 

毫无征兆的,日向就被神座拉到外面。

他还没看清楚周围的环境,口中便弥漫着凉凉的感觉。手上也像是拿着什么冰冷的东西,日向定睛一看,原来是吃掉一半的碎碎冰。

神座居然会吃这种东西啊…

是抹茶味的,似乎因为神座特意分开后才开始吃,冰并没怎么融化,他张嘴吸了一口,带有苦味的清爽感从口腔沿着喉咙蔓延到全身。

今天天气真好。

 

>一人一半的碎碎冰


评论(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