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陵余子

一条玻璃球里面的死鱼。
明明是条死鱼,却还想着思考人生,好好的活。
目前停止写手活动中,不要问原因了,再问跳海

世事茫茫流转轮回。
眼前为泡沫,身后乃梦幻。
知音难得,众愚难度。
——寿陵余子《肉骨茶·后世》

【狛日】Echo(下)

(上)请点我


WARNING:

内含有西斯空寂的内容,有神经质的内容,有看似很不顺其实要结合原作背景思考的内容,请大家仔细咀嚼,然后感受在下费劲脑汁的疯狂(?)吧☆






不知道各位是否仔细品味过口腔溃疡的疼痛呢?

突然出现的,小小的,却又不能忽视,轻易就能让人烦躁起来的,疼痛。

它无时无刻都在告诉你,I’m here.

但是某一天,当你终于想起这份疼痛感,用舌头小心翼翼的试探之后,才发现它不知不觉就已经消失不见。

是不是很神奇呢?

 

我又一次睁开眼睛。

窗外的喧闹声与绚烂的阳光一同涌入我的脑袋,让我的脑袋一瞬间产生了轰鸣,我摸着脑袋坐了起来,眨动几下干涩的眼睛(大概是因为睡眠不足的缘故吧),发现自己睡在客厅的沙发上。

啊…今早我直接睡在沙发了吗…我揉着僵硬的脖子和肩膀,看着墙上的时钟,原来已经下午4点。

真是不幸呢,因为熬夜就浪费一个早上,啊,美好的人生就被我这种人浪费什么的,真是无法原谅,真是绝望,我这种人,不如直接从这栋大楼跳下去算了。

我面无表情的走向卫生间,扭开水龙头,捧起水洗了一把脸,抬起眼审视自己几眼,衣服不是黑白的真是太好了,心中不由得这样想着,但是,我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果然,我这种人什么都做不好,连这种普通的小事都记不住,真是绝望呢,这样的我干脆沉入水中永远沉睡就好了吧。

我狠狠地咬了下嘴唇,截然不同的疼痛感从嘴唇迅速烧到脑袋,促使我立刻松开牙齿,伸出舌头舔去预想中的腥味,但没想到舌头上传来的并不是熟悉的血腥味,而是凹凸不平的感觉和像针刺般的痛感——原来是口腔溃疡。

是上火了么,还是因为熬夜呢,我这样推测着,边用舌头试探着,这种规模的话应该不用抹药,大概四五天…不两三天就能好了吧,就这样放着也没问题,它很快就会好的。

我理所当然的下了结论,忽视它,坐回沙发上,一时间不知道做什么好。

平时的我,现在会做什么呢?

我又一次茫然地看了一眼时钟,时钟上的分针仍然停在12上——看来钟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但时间就这样在我身边流过,不会因为时钟的停止而停止,有种白白燃烧自己生命的错觉呢,即使是我这种人的生命,也不由得产生惋惜之情。

我从书架上随机抽了一本书阅读,但是很可惜的是,里面的字没有在我的脑海中留下什么深刻的记忆,别说记忆了,似乎连看过这本书的印象都没有,这是他的书吗?我翻回封面察看,对照脑海中细小而又繁多的模糊印象——他有买过这种书吗,难道这本书是我买的吗,又或者说是某位神秘的…

打住,不能在这样想下去了,我下意识舔了舔口腔中的伤处,用那细微的疼痛抑制住自己不断发散的思绪,把书塞回书柜,走近了窗边。

这是一面落地推窗,打开就能走进阳台,是当初装修时我执意要求的,理由…我想想,大概是因为这样能看到绝美的俯瞰风景了吧,我把额头贴在冰凉的玻璃上,望着楼下。

真可惜,现在这可不能称为绝美风景了呢。

眼前的,绝对是地狱中才能见到的景象:

天空泛着不正常的橙红色,远处似乎还冒着浓浓黑烟(大概哪里发生了火灾),十字路口伫立着的红绿灯早已失去它的作用在不停地闪烁,被砸烂的车辆随意地停放在被鲜血和不知名的污物涂满的街道上,街道边的商铺都已被撬开,货物和垃圾一起撒在地上,中间还夹杂着肉块和尸体,有些尸体已经开始腐烂,似乎能看见数不清的苍蝇从阴影冲出来徘徊,阴影处似乎还能隐藏着充满欲望和疯狂的眼神。

这是末日,人造的末日。

耳边似乎还能听见那个女人高昂的笑声,我把窗帘拉上,又坐回沙发上。

末日…有一个星期了吧?

 

没有人上来破门而入,这应该是幸运。

我似乎被困在高楼之上,面临资源不足的情况,这应该是不幸。

 

我像昨天那样,按照曾经他教我的那样,做着简单的分析题,得出了一样的结论,然后陷入了同样的迷茫:

 

他很慢。

 

为什么他还不回来呢?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吧?出门前还微笑着对我说只是出去一会很快就会回来的对吧?似乎还警告我不要乱碰煤气灶,还是说不要胡思乱想来着?我没有离开过这里一步,他没有回来,或者说在我睡着的时候回来过?难道他终于厌烦我了吗?还是说我身上那巨大的不幸已经影响到他了吗?对了,这是我的错,这一定是我的错,是的,没错,都是我的错,都是因为我这种人向往着,想成为他那样的人,总是死缠着他,所以…所以…...

我应该自杀,我这种人消失掉就对了。我消失掉,他就会回来了。

我压抑不住自己急促的呼吸,跑进厨房,却发现,这里没有刀,甚至一把剪刀都没有。

为什么?是他拿走的吗?我居然不能干净利落的死在这里,为什么?这样不是更干脆一点吗?那么绳子怎么样?我在屋子里四处翻找,没有,哪里都没有,甚至连条像样点的耳机绳都没有。床单…床单…等他回来之后还要用…对的…所以我不能弄脏它…跳下去怎么样呢…不对…我不可以出去…出去就会给他添麻烦的…是的…所以我不能出去…

我应该怎么死去…对了。

我走进浴室,满心欢喜地扭开花洒,一小股略带浑浊的水缓慢地流了出来,淌在米黄色的浴缸中心,我尝试把水龙头开到最大,但水流却与我作对一般越来越少,到最后消失不见,徒留下空洞的轰鸣声和一小滩水——连淹死我都做不到的水。

啊…也对呢…都已经一个星期了,停水也是很正常的,我这样安慰自己,却控制不住自己把花洒摔到浴缸中的冲动。

干脆饿死吧?反正屋里已经没有什么吃的了,这样就不用借助工具了,不过耗时应该很长,对了,我可以加快消耗能量。

我开始在屋里走来走去,同时在脑中想象他回来后发现我的时候他该会是怎样的表情——那一定是我从未见过而且十分有趣的表情吧,不由得产生了期待的心情。

但是…但是...很不可思议的是,为什么,到了最后,我想得都是他的名字呢?

回过神来,我嘴里咀嚼着的、脑中回荡着的,全都是他的名字。

我想,我一定是在做梦吧,我发现我突然摔倒在客厅的木质地板上——像我这样废柴的人一天没吃东西,又剧烈运动,脚软摔倒真是再正常不过了——但、为什么我感觉不到疼痛和地板的温度呢?我的身体在不停地低声咀嚼着他的名字,我的灵魂却冷冷的望着天花板,这难道就是死前的感受吗,我闭上了眼睛。

突然,一直回荡在屋里的我的声音停了。

我惊讶地睁开眼睛,细小的疼痛忽然从嘴唇一直钻到脑袋,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身体的沉重感、头部剧烈的痛楚、地板微小的冰冷和复杂的空气味道一并涌入我的脑海——我想,我是咬到我口腔中那小小的溃疡了。

我下意识的舔舐那伤口,细小的疼痛没有一刻停止、就像针一样、刺痛着我的大脑,我就像被触碰到哪处的开关一样,背诵出他一直强调、一直念叨的话:

“每一枚硬币都有两面,同样的,世上没有绝对的绝望,也没有绝对的希望。”

我读了一遍又一遍,我想,我大概明白了什么。

可是我该怎么做才好,我这样的人…我这样的人…不是会给他添乱的吗?

不对…我不能这么想,他一直都相信我…他对我来说就是希望,所以,我…我不该也不能让他失望。

是的,我可以做点什么的…我能做点什么的…

那么,我该做什么呢,为了我的希望,我能做什么呢。我又一次舔舐伤口,却发现伤口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光滑的口腔黏膜。

...我想,我大概知道怎么做了。

我打开门。



后记:

Thank you for watching!

现实中的狛枝(崩坏)的狂气想法真是太难写了,或许有点OOC说不定呢(笑),终于挤出来了不容易啊,请原谅我一度想坑掉的想法吧。

欢迎来探讨你对在下脑洞的想法喔,实在看不懂的话也可以来问我喔,问的人多了大概就会出讲解吧(讲解自己脑洞真的感觉怪怪的(

接下来七夕文写啥好呢,嘿嘿嘿

评论(1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