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陵余子

一条玻璃球里面的死鱼。
明明是条死鱼,却还想着思考人生,好好的活。
目前停止写手活动中,不要问原因了,再问跳海

世事茫茫流转轮回。
眼前为泡沫,身后乃梦幻。
知音难得,众愚难度。
——寿陵余子《肉骨茶·后世》

【狛日】死亡三十题(上)

狛日狛日狛日狛日狛日狛日狛日狛日XN

*超病请注意

死亡三十题

遗物(狛)

我哼着歌,把刀洗的干干净净。

可不能让脏兮兮的东西去碰日向君啊。

用单手果然有点麻烦吧?有点手抖。

虽然日向君已经没有了知觉,但是我可是会心痛的啊?

速战速决吧。

我用力挥下刀,折断骨头的声音震动我的耳膜,粘稠的鲜血无力的溅到我的手上。

把手拿起来,仔仔细细的擦干净,然后接到左肘上,再用绷带包好。

哦,不愧是日向君,很完美的接上去了。

我仔仔细细的观察着这只手,看来日向君很喜欢把指甲白色部分剪光呢。

咦?这可不是虐尸哦,这可是,日向君给我的遗物啊(笑

 

未寄出的信/未发出的短信(日)

“你在哪?”

“嗯?我在公园哦?”

“哦…我下课去找你。”

他没有回复我。

我抬起头看了一眼瞪着我的老师,把手机放回了口袋。

离下课还有五分钟。

远处传来了警笛声。

 

猛然感到不安(狛)

我猛地打了个寒噤,手中抛着的硬币没接好,掉到了地上。

我一边确认了一下时间,一边捡起了这枚硬币。

冰冷的触感。

我很讨厌。

我跟日向君约在公园见面,不知道他到了么?

昨天一时兴起买的彩票中了一等奖,今晚吃点好的吧。

…好幸运,幸运到让我感到不安了。

 

渐渐冰冷的温度(日)

法医抬了抬下巴,示意我揭开白布。

他的脸被眼镜和口罩包围着,让我看不清他的神色。

我转过头,看着在我前面的铁架床。

他就在这上面…吗,算了,我早就预想到这一天了

我伸出手,拉开了白布。

他的脸很苍白,和他的白发差不多。

指尖触碰到的温度还有点点暖,但很快就消抹在寂静中了。

我无意识的摩擦着他的皮肤,想起一件小事。

他平时体温,好像有点偏低呢。

不过现在想起这个有什么用?

 

固定时间一月一次的看望(狛)

他就在这里。

躲避那些烦人的JC耗费了我大量的时间,但是没关系。

他就在这里。

虽然他们纠缠不休(我觉得他们还在怀疑我),不过每月一次来到这里就够了。

他就在这里。

只要还能碰到他,只要还能亲吻他,无论他是什么样子的都足够了。

我在从破烂的玻璃窗中投进来的光中打量着他,“他”一言不发的瞪着我。

按耐不住的露出微笑,低下头亲吻手中骷髅头。

他就在这里,在我的手中。

 

曾经丢失现在又找回的共同品(日)

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没有。

到处都没有。

我把手中的杂物丢开,发疯一般的在家里乱翻。

还有十五分钟,葬礼就要开始了,他们就会过来接我走了,在这之前我还得收拾一下,不能让他们看出什么异样。

没有时间了啊!

搞什么!他把那个东西藏到哪去了?

我喘着气,坐在他特意选的花梨木地板上。

找不到,我找不到他的戒指了。

它丢了…

我有点烦躁的摩挲着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

…不对。

不是在吗。

摸着肚子,我有点恍惚的笑了。

 

葬礼(狛)

我一口气把领带拉到脖子下,随即发现实在不大舒服,便随便扯了几下。

虽然这样,我还是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不过我很清楚这不过是心理作用罢了。

随便撩了撩头发,我大力的关上门。

或许我穿黑西装紧绷着脸太过吓人了吧,一路上他们的眼神都有点躲躲闪闪的。

嗯…笑一下会比较好吗。

我扯了扯嘴角。

走在旁边的同样穿着黑西装的七海停了停,然后低低的说了句“不用勉强也可以的。”

…我才没有勉强啊。

只不过是去参加他的葬礼而已。

我有什么可以勉强的呢,只不过死了个人,罢了。

 

突如其来的眼泪(日)

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透过灰色窗帘缝隙的晨光。

又一次迎来早上。

眼皮好重,大概是多日以来都没睡着过的后果吧。

我重新合上眼睛,把自己藏到被子中,被子还带有他的味道。

他很喜欢用薄荷味的香皂,大冬天的也毫不犹豫的买下。

还有点点红茶的香味,大概是在他倚在床头边喝茶边看书时候留下的吧。

啊…被子湿了。

“身为一个男孩子可不能随随便便的哭啊。”“你哭什么,丢死人了。”“日向君也会哭吗…真少见。”

对不起,我还是,哭了。

 

触碰不到的你(狛)

你瞪大眼睛,神色不定的看着我,我一边苦笑着,一边把手中的刀更用力的刺下去。

你没有挣扎,只是用手轻轻的握住了我的手腕。

别这样。

手松开了,无力的垂了下去,你瘫软在我怀里。

沾满了你的鲜血的刀从手中滑落。我站着不动。

你的呼吸在我肩膀消逝。

别这样,快停下。

我动了动手指,却不敢拥抱你。

别说拥抱了,连碰一下都不敢。

你一定不会原谅我的吧?

这样,胆小,又懦弱的,我啊。

别这样...

 

从别人那里得到你的死讯(日)

“喂?”

“您好,请问您是狛枝凪斗的亲属吗?”

“…”

“…喂?”

“啊,是的,请问有什么事吗?”

“哦,是这样的,这里是XX派出所,狛枝凪斗在今天下午3点47分在XX路口遇到车祸,在5点32分抢救无效死亡,您能过来XX医院办理一下手续吗?”

“……”

”喂?先生?“

 

空旷的房间(狛)

我把书柜上的书搬到地板上,然后又把CD盒子摊开。

总算让房间有种拥挤的错觉了。

其实这什么用都没有。

因为空荡荡的不是我和他的房间,而是我的心。

 

如果我忘记了你(日)

我一日又一日重复着三点一线的生活。

朋友都说我在————死后变得颓废了。

好奇怪,最近有朋友死了吗?

我这样回答他们以后,他们都一脸震惊的看着我,然后一脸苦笑的摆摆手:

没有啊,什么都没有。

我苦苦思索,但确实没有谁死了的印象。

也没有参加什么葬礼的记忆。

我在十字路口向左转,哦,公车到了。

我奔跑起来,这件事就被我丢在那里了。

既然记不住的话,那说明死的不是很亲密的朋友吧。

 

亲吻你的照片(狛)

这张…我记得是在图书馆的时候吧,虽然那时我连你名字都不知道,不过遇见你好几次了呢,脸我好好的记住了哦,因为你认真的翻着书做笔记的样子一下子就把我吸引住了。

这是我们开始同居的那天晚上,你做菜给我吃,你穿着围裙,皱着眉脸红的样子好可爱,忍不住偷拍下来了,不过还是被发现了。

啊,这是去游泳的时候,那天阳光太猛烈了,回来的时候你笑我皮肤有点变黑了。

这是去游乐场的照片,没想到你意外的对射击游戏挺在行的嘛,不过在我看来,你是想要那个草饼抱枕才超常发挥的吧,都说了让我来也可以的。

这是去赏樱的时候,你穿和服很合适啊,所以多拍了几张。不过我的头发搭配和服好像有点不伦不类呢,真是可惜。

我微笑着翻着相册,一张张的仔细在你脸上亲一下。

…这张是你死亡那刻的样子,脸色发白,不适合你。

葬礼。

入馆了。下了雨,镜头对焦不是很好。

…你的墓地。我放了两朵绣球花,你介意吗。

 

等待七日的梦境(日)

你在我前面走着,速度并不快,但我追不上你。

我一边踉踉跄跄的跑着,一边喊着你的名字。

停下来啊,看看我啊。

请看看我啊!拜托了!

我猛地睁开眼睛。

又是,这个梦啊。

还是,梦啊。

每周都会这样,在无尽的黑暗中,我追不上你。

但我心中却隐隐浮现出期待的心情。

这是为什么呢。

 相似的面孔(狛)

在看到那个人的时候,我真的以为是你。

太像了,虽然那个人长着长长的黑发,红眼,黑西装。

但是脸如出一辙。

不过他的眼神实在跟你不像。

而且我很清楚,你已经死了啊。

对啊,只有这件事是我最清楚的了。

那个人看了我一眼,然后不感兴趣的把视线转了回去。

果然呢,无论长的多么像,这都不是你。

 

假装他还活着(狛)

    人为什么要活着?

    我曾在无数个孤独的夜晚里问自己这个问题,但我觉得,我找不到答案。

    啊,真麻烦。

    为什么人要考虑这种问题?

    不就只有活着,和死去两个选择吗。

    相对而言,怎样活着和死去就是一个开放性问题呢。

    的话…嘛,还不知道呢。

    虽然我一直在追求希望,但是,为了追求希望而活着的人,听起来不是很绝望吗?

    够了,不要再想这个问题了。

 我睁开眼睛,为自己在梦里都在想这种无聊的问题而感到头疼,也有可能是因为昨晚喝了酒的缘故吧。

旁边的被窝已经冷了。

正奇怪人去哪了,便闻到牛奶的香气。

在做早餐吗?

我放下心来,合上眼睛。

让我再睡会……

因为,他会叫醒我的。

后记:剩了一半没写。

这是我很久前上写的,在微博大号首发。

是的,这是坑。【正色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