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陵余子

一条玻璃球里面的死鱼。
明明是条死鱼,却还想着思考人生,好好的活。
目前停止写手活动中,不要问原因了,再问跳海

世事茫茫流转轮回。
眼前为泡沫,身后乃梦幻。
知音难得,众愚难度。
——寿陵余子《肉骨茶·后世》

【K柯】怪盗基德STK的一天

    A.M 7:00

    “柯南君~!快点起床,一会还要去博物馆看宝石呢,要迟到了哦?”兰打开房门,把窗帘拉开,朝阳的光,照在缩在被子里的一团...啊,不对,是小学生·名侦探工藤新一·小学生柯南身上。

    “...啊...唔...兰..兰姐姐...早上好...”柯南摇摇晃晃的爬起来,摸索着把眼镜戴上,连身上歪掉的睡衣也没注意到,便摇摇晃晃的走向洗漱室。

    啊啦,真可爱,兰捂嘴偷偷一笑,不知何时起,叫醒柯南,看他摇来摇去走向洗漱室已经成为了兰的一大爱好。她带着微笑,从衣柜中帮柯南拿出昨天特意留下的衣服放在被子上。

    前不久那个大叔不知道从哪找到一个叫...“爱你的心”的红宝石,便用它作为诱饵在报纸上向怪盗基德发去挑战书,昨天晚上园子发来了基德的预告函,时间倒是很容易推,但是地点怎么也推不出来。

    昨晚啊不应是今天早上3点多才睡的柯南顶着半月眼,想着预告函,僵硬的刷着牙。

    还有最后那个“P.S:我将把‘爱你的心’献给刀尖,即使它把心挑破鲜血满地。”怎么看也跟前面不大搭调啊...那个爱作秀的小偷到底想干嘛,呜啊,黑眼圈都出来了。柯南抄起毛巾狠狠地擦了擦脸,终于让自己清醒了点。

    状态:OK...大概。

 

    快斗还在睡,你要原谅一个熬了两天夜想预告函来...的人。

 

   A.M.7:30

    柯南快速喝完味噌汤,跳下椅子,边跑边回头喊:“我吃饱啦~!我去换衣服!”

    “啊柯南君...”兰停下拿着筷子正准备夹起鱼肉的手,不由得说出声。

    不过还没等兰说下去,早上便用小菜送着啤酒的毛利便大喝一声:“喂!小鬼!刚吃饱不要跑!”

    “哦我知道啦...”柯南背对着两人,露出半月眼,放慢脚步走向房间。

    “啊!爸爸!一会还要开车不要喝酒啊!现在才早上吧?!”

    “兰啊,我要告诉你一个人生哲理,啤酒可不是酒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拿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才喝了一口!!!!”

    “不~行~!没收!”

    在房间里换着衣服的柯南听着外面的嘈杂,维持着半月眼,露出稍稍无语的微笑。

    精神满满的一天的开始啊...大概。

 

    快斗打着呵欠从被子里爬起来,用手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坐在床上呆了几分钟,终于想起今天是...的日子,连忙跑进洗漱室用不到三分钟便把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顺便伪装成一个普通年轻人的样子。

    他哼着歌,从衣柜中拿出休闲装穿上,戴上帽子和耳机,确定一下时间后几乎是一蹦一跳的走出家门。

    虽然快斗的服装很正常,完美的融入人群中,但因为他的举动,一路上还是引来不少奇怪的眼光。

    噢噢,到了,名侦探的住所。快斗拉拉帽子,把欢腾四散的心思收回来,躲在附近的巷子中,偷偷摸摸的张望,总算像个正常(?)的STK了。

    还没出来啊,快斗掏出手机。

 

   A.M.8:00

    “毛利大叔啊,你先去吧,我和兰要一起去逛街哦啊对了,小鬼你也要来!”园子拎着柯南的衣领,把偷偷溜上去的柯南从车上拖了下来。

    “哎等等为什么我也要去啊我要去看Ruby啦————”柯南塌下脸,挥舞着手挣扎。

    “柯南君,不可以打扰爸爸工作啊,我们要下午才去哦。”兰微笑着,帮忙把柯南拉了下来。

    柯南看着她甜度Lv5的笑容,没理由的打个冷战:“是...是我知道了。”

    糟糕,不过去的话怎么了解布局啊,柯南冒着冷汗,而且居然要大叔一个人过去,肯定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啊爸爸,你连领子都没翻好,现在可是要去工作的这样可不好。”兰松开柯南的手,一边碎碎念一边帮毛利翻好领子。

    怎么办怎么办啊chances!

    “叔叔,这里也是哦。”柯南飞快的把窃听器按在毛利的衣领上。

    “哦...哦,好了吗?”毛利有点尴尬的扯扯领带,见两人都点点头,边干咳一声,“那我先走啦,你们路上小心点啊,不要随随便便跟别的男生搭话...”

    “知道啦大叔你好啰嗦哦那么拜拜。”园子一脸不耐烦,啪的一声把车门关上。

    “爸爸~路上小心~”兰挥着手,目送毛利开着车离开。

    “柯南偷偷摸摸的调整眼镜上收听频道,杂音过后传来了毛利走音的歌声,貌似唱的是洋子小姐的歌声...?

    突然一股恶寒袭来,柯南一个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柯南君,没问题吧,该不会是感冒了?”

    “啊,说起来,小鬼,你为什么穿着无袖上衣,今天也算比较凉吧?”园子一脸无语,扯了扯身上的短外套。

“柯南君的外套昨天都洗掉了。”兰也没想到今天突然转凉,一脸抱歉的合起双手。

“那先给小鬼买件外套吧。喂小鬼,不要感冒,还要兰来照顾你,麻烦死了。”

    “啊,是————”

    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柯南这样想着,被兰拖走了。

 

    哦哦名侦探出来了唔哦今天穿的是什么?!(OVA10的柯南白上衣,个人觉得那件十分赞)无袖上衣刚好露出了名侦探的手臂,领口居然还是用绳子绑起来的。

    名侦探意外的...很适合绳子嘛...快斗露出莫名的笑容,按下手机的快门。

    “妈妈,那个哥哥为什么笑得那么奇怪?”

    “嘘——那个哥哥是变态不要看,快走快走。”

    真是失礼,我可不是变态,是绅士啊,快斗偷偷看着名侦探走远,把照片存好。

    窃听器啊,好像是个Good idea。

 

   A.M.10:00

柯南穿着红色半袖外套,拿着几个袋子,跟在两个已经逛街逛到兴奋的人后面,注意力完全聚集到耳机上了。

…晚上就花园两队人,天台三队人,博物馆内部不布置嘛?是担心基德会伪装进去吗…直升机才10架?不像中森警官的作风啊,而且动静也太大了吧,现在就有三队人在附近搜查一队人守在旁边?

好奇怪,但是又说不出来哪里奇怪…柯南皱起眉,内心飞快的转动着。

“呐兰,那小鬼在干嘛,一直在听着什么。”园子接过店主递过来的袋子,回头却看见小鬼一脸认真的表情听着什么,不由得有点好笑地问。

“咦,真的,啊,今天刚好有一场足球赛,柯南君大概是在听直播吧?”兰仔细回想,有点不确定地回答。

“跟新一一个样,啊受不了了,难道到处都是足球笨蛋吗?说起来,新一最近有没有跟你打电话?”

“上个…”兰有点脸红,扭扭捏捏的回答,但还没说出口,便被打断了。

“捉小偷啊————!”

高亢的女声传来的前方,一个男人拿着女式包,喊着“别挡路”飞快地跑了过来,园子被撞了个踉跄,一屁股坐到地上。那个男人又撞上了柯南,柯南只顾着耳机传来的内容,压根没看路,被撞个正着,当下就摔到路边,眼镜都飞掉了。

兰闪开那个男人,然后拔腿就冲了上去:“站住——!”

“好痛痛痛——那个男的搞什么啊,赶着投胎吗?!”园子坐在地上,按着头抱怨。

“疼疼疼…啊,我的眼镜,哪去了?园子姐姐,你有看见吗?”柯南坐了起来,发现眼镜没了,不由得慌乱的四处张望——布局还没听完呢!

“小朋友,是这个吗?”一名戴着帽子的青年从后面用单手把柯南抱了起来,另外一只手晃着柯南的眼镜,“这里人还蛮多,不要一直坐在地上哦。”

“啊是!谢谢大哥哥!”柯南接过眼镜戴上,欣慰的发现天线没有坏,露出笑容向青年道谢,也没注意现在他是被人抱着的。

“来,这位小姐,请。”青年伸出一只手,把不知为何有点脸红的园子拉了起来,“小姐没事吧?”

“没事,谢谢你了!”园子拨了拨头发,豪壮(?)地说道,这个青年因为戴着帽子看不清上半部分的脸,但是声音是她的菜,而且好绅士,是个好男人啊!

“这样就好,如果那么可爱的小姐和小朋友在我眼前受伤了,我会愧疚的。小朋友,下次不要顾着听东西,要看路哦。”青年微微一笑,把柯南放了下来。

咦…这种装腔作势的语气好像在哪听过…柯南胡乱地点点头,在脑中飞快地搜索。

青年看着柯南皱起眉,明显走神的表情,不由得背后一凉:名侦探不是看出来是我了吧。

他飞快地别过头,向园子行了个礼,右手一翻,变出一朵红玫瑰:“这朵红玫瑰是献给这位可爱的小姐的礼物,祝你好运。”

园子一脸惊喜的接过,刚想道谢的时候却发现青年不见了。

她不由得双手握住红玫瑰,心中浮想联翩:啊…简直就像白马王子般救了我(?),又像基德大人般神秘又绅士啊…会不会再见面呢…

“园子——柯南——没事吧?”把那个男人抓住后交给J方后又跑回来的兰,看见一脸花痴的园子和一脸沉思的柯南,不由得有点无语,才离开几分钟而已,这两个人到底怎么了?

 

飞快跑到附近巷子里的快斗偷偷确认柯南没有跑过来后松了一口气,不由得苦笑。

名侦探的直觉真可怕…

不过,扮小孩的名侦探还蛮可爱的嘛。

 

A.M.11:30

柯南坐在露天咖啡店的某个角落的位置上,他面前摆着一大杯红豆奶茶,杯中的冰块已经快融完了,透明的玻璃杯上附着的水珠缓慢滑落,濡湿了杯垫。但是干净的吸管表明正在快速写着什么的柯南并没有动过它。

兰和园子去逛内衣店了,他实在不好意思跟过去,便被园子赶过来占位,大叔他们已经在吃饭了,实在没什么内容值得听,柯南干脆继续解基德的那封预告函。

“小朋友,我可以坐这里吗?”

柯南抬起头,发现是刚刚那个青年:“啊,是刚刚的大哥哥!这里没有人哦!请坐!”

嘴上是这样说,但他还是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应付这个让他产生熟悉感的陌生青年,怎么说好呢,总觉得,这个青年让人毛骨悚然。

“刚才和你在一起的那位小姐呢,难不成小朋友你迷路了?”青年也不客气,微微一笑,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下。

“不是哦,园子姐姐和兰姐姐去买东西了,她们说我不能跟过去,所以我在这里等哦~”柯南露出卖萌专用的笑容,偷偷藏起预告函的复印件和草稿纸。

快斗向过来的服务生点了杯冷咖啡,转头就看见偷偷摸摸藏东西的名侦探。

欸…是在解我的预告函吗…快斗托着下巴露出了微笑:“你刚刚在做什么呢?作业吗?”

柯南冒出冷汗,干笑着拿起奶茶喝了一口:“是!刚好做完了!”呜哇,这的奶茶也太甜了吧?!

“是吗?小朋友真的不是迷路了吗?”快斗探过头过来仔细盯着柯南,“或者说,名侦探?”

“?!怪唔…!”柯南猛地睁大双眼冲着青年大喊,可惜没过一秒就被捂住嘴。

“嘘——名侦探,我可是没有恶意哦。”青年竖起食指,在嘴边晃了晃。

“…你在这里干嘛,不去踩点真的好吗。”柯南啪的一声把手打掉,露出半月眼问旁边这个装腔作势的小偷。

“来看奋力解我的谜题的名·侦·探啊~真让人心情愉快。”青年无视瞪着他的柯南,微笑接过服务生送来的冰咖啡,道谢后抿了一口,略感意外,“啊,这的咖啡还蛮好喝的嘛。”

越来越让人讨厌了这家伙…柯南维持半月眼,咯吱咯吱的咬着吸管,干脆掏出刚刚藏起来的复印件和草稿,无视讨厌的当事人,就在他当面解起谜题。

“喂名侦探,只顾着埋头苦解怎么不来问问我呢?”

“好冷淡啊…要不要吃东西?现在都11点半了哦?我请你,怎么样?嗯?”

“回答我嘛~要不给你一点提示?”

“喂!我说你!刚才一直在跟这个小孩子搭讪,你该不会是恋童吧?!”一位大妈冷不丁从后面冒出来,一脸指责的指着青年。

“咦这位…小姐我才…”青年冒着冷汗,举起双手表示无辜。

坐在旁边用笔记本打着字的大叔也探过头来,用他的大嗓门说:“少年,你还要请人家吃东西呢,要不是看见是个小孩,我还以为你是在泡妞呢,哈哈哈。”说完他似乎觉得很搞笑,还大笑三声。

刚刚还算嘈杂的咖啡厅却突然静了下来。

基德已经感受到咖啡店里的所有人的目光洗礼,他简直要当场跪下说出我有罪了,大叔,这一点都不好笑啊!!

“小朋友,这个哥哥跟你讲了什么?”一位白领姐姐走过到柯南旁边蹲下身,带着亲切的笑容问柯南。

基德突然有种预感!很不好的预感!

他看见名侦探露出大大的笑容:“姐姐,那个大哥哥说是要带我去宾馆教我做作业呐~~还要请我吃东西~~”

还歪了歪头,一脸天真的问:“姐姐,liantong是什么啊?”

基德:“……”

围观人群:“……”

刚好买完东西走到人群外围的兰和园子:“…..”

所有人(除了基德)心中都回响着一句话:“快报J~快报J~”

基德猛地站起来:“啊啊突然想起我还有事我先走了。”然后冲进人群。

“别让那个BT走了!!”“快报J!”“他往那边跑了!”“现在真是世风日下!连小孩子也不放过!”

现场(?)一片乱糟糟。

 

P.M.1:00

刚从J察局走出来的三人走在回毛利侦探事务所的路上。

“听好了小鬼,”园子一脸严肃的单手叉着腰,摇着右手食指,“下次再看见那个男人,要报J,并且离他50米远,知道吗?”

嗯…的确要报J…另外一种意义上的呢…柯南在心里偷笑,一脸天真的点点头。

“而且,他给你什么都不要吃哦柯南君,陌生人给的东西不能吃,知道吗?”兰拉着柯南的手,皱起眉,“下次还是不要让你一个人呆着好了。”

“对啊。说起来,我发现,这小鬼还蛮受欢迎的嘛。”

“呐兰姐姐园子姐姐~”柯南问出一个他一直很介意的问题:“liantong是什么啊?”

刚才也问了,可是没有人回答他耶…难道是嫌疑人新的说法?

园子惊愕地张了两下嘴,猛地俯下身盯着柯南:“…啥,你真不知道吗?!”

十分纯洁的柯南同学摇了摇头。

“这也太糟糕了吧小学都不教的吗?!听好小鬼,恋童就是喜欢像你这样的小鬼的人,他们会带你到奇怪的地方做奇怪的事哦!”

“奇怪的事情是什么?”

“就是啊…”

“…总之就是非常不好的事,来柯南君,到了哦,我们上去放东西吧。”兰微笑着打断园子的话,温柔地对柯南说。

“…哦…”虽然心仍有疑问,柯南还是乖乖的被拖上去了。

 

躲到附近商场的厕所里的某人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揉了揉鼻子:“谁啊一直再念叨我。”

他侧头听了听,外面仍然传来“那个恋童癖去哪了!”“仔细搜!”之类的喊声,不由得擦了擦冷汗:如果中森警官和他的手下有外面那群大叔大妈那么拼命,他早就被抓到了吧…

快斗快速的改了下脸上的变装,把外套反过来穿,迟疑一下后把帽子脱下塞到外套口袋中,然后又用手抹了抹头发,强装镇定地走了出去。

 

P.M.2:25

在事务所附近的餐馆吃了午饭后,因为园子家的车到毛利侦探事务所时间要比等公车的时间要长很多,所以三人决定搭车去博物馆(虽然园子不大愿意)。

上车没多久,本来还一脸认真的听着广播(兰和园子是这么认为的)的柯南便摇摇晃晃的倒在兰身上睡着了。

“这小鬼是不是很累啊,居然那么快睡着了。”园子有点无语,压低声音问兰。

“大概他昨晚很晚睡吧,你看,昨天不是有基德的预告函嘛。”兰也压低声音。

“说是这样…小鬼也太拼命了吧,小鬼要早点睡觉才会长高啊。”(我曾【恶意】的观察过柯南在侦探团的身高,有时觉得柯南比步美还要矮())

“说的对呢…看来我以后要注意柯南君的睡眠时间呢…”

“啊~~没想到那个男人居然是这种BT,我还以为他很绅士呢…果然我的真最好了嘛?但是基德大人也很好啊,那才叫绅士嘛,刚刚那个男简直糟糕透了,一想起他曾握过我的手,我就想洗多几次手啊!”

“园子你啊…”

 

“呼~Luck~”刚刚好赶上车的快斗一抬头就看见两位眼熟的少女在低声谈笑,名侦探则枕在其中一名少女大腿上睡着了。

他不由得嘿嘿一笑,坐在他们附近,偷偷拿出手机。

哦哦…名侦探的睡颜…GET…

 

P.M.3:00

眼前这颗镶在设计十分精美的戒指上的“心脏”,如同被火点燃般燃烧着,在恰到好处的灯光下,闪烁着点点“火苗”,那美丽的红色,能瞬间夺去周围人的心。大家都屏着气,似乎只要吐出一口气,便会把“火苗”吹灭一般。

“真漂亮…”兰低声感叹。

“对吧~次郎吉叔叔刚获得这个‘爱你的心’的时候,可是很有把握基德会上钩哦。”园子一脸自豪地向兰介绍宝石的来历,“这似乎是欧洲某个神秘大王朝的王子在结婚之前,亲自镶在这个戒指上的,好像连戒指的设计图都是他自己画的哦。红宝石是爱情的象征,而且这种‘鸽血红’更是代表不死,王子把它镶在婚戒上,送给自己所爱的人,正是代表王子希望能和所爱之人一起有‘永远(不死)的爱’啊!”

“哇…好浪漫…”

“对吧对吧~而且你看在红宝石周围那几粒小小的宝石,分别是石榴石、猫眼石、祖母绿、青金石和玫瑰石哦,它们分别象征…”

呵呵…园子一碰到这种少女情怀的事就很上心啊…柯南无力地笑了几下,然后专心地盯着那颗红宝石,他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好像从早上到现在就一直有这种感觉…

 

快斗趁着名侦探观察宝石的时候,散步般逛了一下博物馆,边听铃木家的大小姐介绍边记下周围布置,最后又在近处稍稍观察了“爱你的心”。

“嗯…果然是这样啊…”

 

P.M.7:00

“来,柯南君,你的份。”兰把饭盒递给柯南,柯南笑着说“谢谢兰姐姐~”后接过,坐到长椅上,掰开筷子便迅速开吃。

预告地点已经顺利解开,但是那个PS柯南还是看不懂。

“吃慢点,不用那么急,预告时间不是20:15吗?”园子吞下炸虾,敲了敲柯南的头。

“唔唔——”柯南“稍微”放慢了速度,心中默默吐槽:的确是20:15没错,但从这里到预告地点起码要20分钟那么远,而且...

他偷偷瞄向对面的那个棕色长卷发的女人——似乎是那个大叔的秘书,叫藤井苍泽——行动也好说的话也好一直给他一种“这人有古怪”的感觉。

侦探总是相信自己的直觉的。

 

虽然很是不舍(?),但是基德已经从博物馆回到家中,自然拍不到名侦探狼吞虎咽的吃相,他一边听着现场直播,一边深感后悔。

熟练的穿上白西装后,基德对着镜子再三确认,嗯,很好,发胶完美上好,发型OK,他嘿嘿一笑,帅气的一翻手,把白帽子套在头上,然后用黑色发卡小心翼翼的别好帽子,在镜子前转了两三圈。确定帽子并不会因为过度运动而掉下来。

他盯着镜子满意的想着:镜子中穿着白西装的帅气男人简直能参加模特大赛——前提是无视他脸上猥琐的笑容。

基德轻轻一咳,带上单片眼镜,披上披风,扯扯领带,把脸上略毁的表情换成平时那副绅士笑容,优雅的一欠身,对着镜子行了个礼。

Perfect~

他敲敲右耳的耳机,通过黏在铃木家大小姐衣领上的窃听器确定名侦探还没有到预告地点,他又敲了敲耳机,换成名侦探衣领上的频道,除了名侦探附近的噪音,也听不出什么。

哦...看来已经吃饱了,基德摸了摸下巴,到预告地点的话…好像是这边快一点。

算了,到预告地点等他好了,基德微笑着一翻身,从阳台上飞跃而下,随即张开滑翔翼,在满月之夜的米花市上空飞翔。

Ladies andgentlemen,魔术师怪盗基德,现在登场啰。

 

P.M.8:00

柯南哒哒哒的跑出电梯,猛地打开天台的门,却惊讶的发现那熟悉的白披风没有在天台上飞舞。

…难道他中午真的被抓到了吗?柯南带有恶意的想着,缓慢的走出楼梯间,还没等他看仔细天台全貌,就听见身后传来什么落地的声音。

在后面!

还没等他回过头,他就被人一把抱起来,然后,他和怪盗基德便一起在200多米的高空吹风。

“喂!快放我下来!”柯南踢了两下腿:这人抱上瘾了吧?!

“喂喂名侦探,别乱动,我们现在可是——在飞哦?”基德低声笑了几下,操纵滑翔翼按照跟踪那个女人的鸽子传来的信息飞在米花市的璀璨夜空下。

“你在开什么玩笑,你的滑翔翼又没装马达,怎么可能‘在飞’顶多叫滑翔吧?”柯南听见后倒真没继续乱动,只不过很认真的反驳了基德话中的一个语病。

“…啧,真没情趣。”基德压低声音,不满地说到,声音被刮进冷冽的夜风中消散不见,就连在他怀里的柯南也没听清他讲什么。

“…哈?你说什么?”

“咳,我是说,名侦探,你不想见一下真的‘爱你的心’?”

“…你要跟踪那个藤井苍泽?”

“你已经推理出来了啊名侦探,那位大叔一发预告函,那个女人就偷走了‘爱你的心’,还打算栽到我头上呢。”

“欸——就是说你之前也去踩过点咯,怪不得中午那么有空啊?”

“……”

“而且,你现在也算是奇怪的人带我带奇怪的地方做奇怪的事吧?基德,你真的恋童啊?”

 

下面,一个小女孩抬头,看见一个白色的东西飞过,她指着那个东西,十分惊喜地喊起来:“妈妈,你看,是怪盗基德耶!”

“是啊,那就是怪盗基德哦~”

妈妈的话音刚落,她们就见那个白色的东西在空中摇来摇去,时而下坠时而上升。

“妈妈,为什么怪盗基德在空中动来动去呢?”

“…嗯…大概是…”妈妈沉思了一会,“大概是卷到气流里面去了吧。”

“妈妈~qiliu是什么啊?”

“气流呢,就是…”

 

“噗——失礼!我…我才不是恋童呢!”

“喂喂你能不能滑得好一点…要掉下去咯。”

“!!...咳,也不看看是谁的错。”

“是是…啊,那个那个,那辆绿色的车就是藤井的。”

 

空中白色的羽鸟盘旋了一会,忽然坠入了大地的怀抱。

 

博物馆。

众人:等待基德中…

中森警官:大家注意,他一定是混进来了准备下手了!

众人:噢!

兰:咦…柯南又跑到哪里去了…

 

P.M.8:20

顺利获得“爱你的心”的基德站在天台,在满月月光下仔细察看上面的红宝石。

他的身后,柯南维持着半月眼,神色复杂的看着面前这个小偷:这家伙是不是胆量大了点,居然敢背对他。

还没等柯南想好是用麻醉枪呢还是用足球好呢,基德就转过身来。

然后,单膝跪在他身前。

咦?!柯南突然觉得有点凌乱。

基德伸出右手,把柯南的左手握住,把它拉到自己的唇边,留下轻轻一吻。他抬起头,毫不意外看到张大嘴风中凌乱的名侦探,基德弯起嘴角,把名侦探的左手翻了过来,随即把“爱你的心”塞到他的手心之中。

“名侦探…不,江户川柯南,或者说工藤新一,”怪盗基德盯着名侦探充满震惊的湛蓝双眼,露出温柔,而且认真的表情,“这是…我·的‘爱你的心’,在此刻,我,向你献上。”

“请你,一定收下。”

此刻名侦探的脑海中,大概只会盘旋这些吧。

“…我·的‘爱你的心’…”

“…红宝石是爱情的象征…”

“…希望能和所爱之人一起有‘永远(不死)的爱’…”

“…恋童就是喜欢像你这样的小鬼的人…”

“…P.S:我将把‘爱你的心’献给刀尖,即使它把心挑破鲜血满地…”

名侦探颤抖着嘴唇,最终只是吐出了一句话:“基德…你果然…是恋童吧…”

…一如心理承受能力绝高的怪盗基德先生,现在也只能为所爱之人的不懂情趣和呆而叹息吧。

 

日后

“为什么你要把我的‘爱你的心’还回去!!!你不爱我了吗?!!!”怪盗看着报纸上的新闻,不满地说。

“哈?你人不就是在这里吗,什么还回去不还回去的?”名侦探皱起眉,“而且那句‘献给刀尖,即使它把心挑破鲜血满地’是怎么回事,我是刀尖吗?”

“啊…这个吗…”怪盗打着哈哈死不回答。

因为以前的你,总像锋利的刀尖游走在我的身边,冷不丁就能刺伤我,但是,那满月之下反射而来的绝美的光芒,总能捕获我这种…容易爱上危险的人啊。

这种话怎么…说得出来啊…

虽然一直像是个花花公子但本质上还是个纯洁少男的怪盗万分后悔为什么当时要写这句话上去。

虽然…他偷偷瞄了在为这句话认真苦恼的人一眼,这句话让他露出了…连怪盗都想偷走藏起来的表情。

 

作者的话

全文感想就是:爆字数(我以为4000+就能写完结果写到8000+!!!),预告函和事件实在分不到太多精力上去(再加这个估计1W2左右…),全文到处都有小NETA(发现就好不要说出来),标题说是STK其实只有一半不到是STK相关(…),很多地方有一语双关的意味(其实很少),加油发掘。

后记:搬文到这边............///首发微博,已转到过贴吧(本人转...)

评论(5)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