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陵余子

一条玻璃球里面的死鱼。
明明是条死鱼,却还想着思考人生,好好的活。
目前停止写手活动中,不要问原因了,再问跳海

世事茫茫流转轮回。
眼前为泡沫,身后乃梦幻。
知音难得,众愚难度。
——寿陵余子《肉骨茶·后世》

元旦限定ver三题故事,甜甜的脑洞限定

【眼睛 路灯 雪】



就算一开始下的是非常细小的雪,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察觉不出来,飘到地面上也会瞬间融化消失不见,但是在连续下了好几天的情况下,天气也难免开始更加寒冷,雪花也渐渐变大,到了今天,竟也能在路面上堆积起薄薄的雪层了,踩上去的时候,脚边就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花坛上、屋顶、长椅上也都被撒上不薄不厚的雪霜,就像被精细装扮过的蛋糕般可爱。

虽然,这其实很不方便——尤其是还要出门去买东西的情况下。

也不该说“出门”吧?应该说是“回家路上”?杏撑着伞,把脸从格子围巾中探出了脸,对着半空中的雪花哈了一口气,水雾便在雪花中间闪闪发光地飘远了。校门口和主要街道上的雪都被勤劳的学生扫到了一边堆了起来(甚至还有个歪歪扭扭的雪人),不过地面依旧被雪染的湿漉漉的,走上去的时候感觉会一不小心摔倒。

“久等了e。”夏目顶着雪悄无声息的从背后出现,他并没有带手套,伸出了被冻的青白的手接过了杏手中的伞,笑眯眯地问道,“那么小猫咪要去哪里买东西呢e?”

杏伸出手把说是要送她回家的男生头上和肩上的雪都拍掉,说出了目的地。察觉到她的工作计划,夏目皱了皱眉:“哦呀a…小猫咪可是女孩子i,把身体弄得太过疲惫可不好哦o?”

你难道忘了之前还因为太累而晕倒进了医院的事了吗?明白夏目言外之意的杏慌忙地摆摆手:“没有没有!我只是想趁着接下来放假的时间把衣服做完而已,绝对不会熬夜的,真的!”

“是吗a?虽然能明白你的心情g,不过还是不要太过勉强自己比较好哦o…并没有在担心你就是了e。”

“嗯嗯嗯,绝对不会让你们再担心一次的。”虽然男生并没有看向自己,但杏还是看着他露出了傻兮兮的笑容。两个人似乎根本不担心赶不上快到末班时间点的电车一般慢悠悠的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静的根本不像身处在将近年末的城市中央。

本来会以为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在雪中漫步到车站的,但杏突然问了出声:“夏目君,你不冷吗?”

难道这也是魔法的作用吗?杏瞪大了眼睛上下打量身边对于同龄人来说有些偏瘦的男生,他和刚刚在游研部里一样,只穿着冬季校服,没有围巾,也没有手套,更不说大衣外套,在有着暖气的游研部还不觉得,但出来之后会冷的吧?而且刚才帮他拍掉雪的时候就能感觉到,夏目的头发已经被雪打湿了,这样的话明天不会感冒吗?

越想越心急的杏把手中的包放在了脚边,伸手把脖子上的围巾解了下来,正想给夏目围上的时候却被他制止住了:“没问题哦o,我不冷呢e。”

尽管和这位同班同学相处时间并不是很久,但也算十分了解对方性格的杏反手就抓住夏目的手,毫不意外的摸到一片冰冷。

这下子没办法撒谎了吧?杏带着胜利者一般的倔犟神情把围巾严严实实地在夏目肩上绕了三个大圈,保证夹着风的雪不会再钻进去之后才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便在风中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寒噤。

“嗯………那么为了小猫咪你回去之后不会感冒o,让我给你施展个魔法吧a?”夏目反抗无效,只好笑了笑,伸手招呼杏往前走两步,“不要害怕,来我这边。”

“请往上看。”

夏目稍微往后倾斜了伞,越过纷纷扬扬的雪花,路灯昏暗的亮光温柔的撒在两人眼中,此时在光下闪烁着光芒的雪花,就像是在空中飞舞的光玉、又或是夏天夜晚里随时会消失不见的萤火般。

杏一时间看得出了神,然后脸便被带有温度的针织物擦过,她吓了一跳,把视线收了回来,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离她特别近的夏目正单手把一半围巾歪歪扭扭地搭在她的肩上,而另一半则还缠在他的脖子上。

见杏瞪圆了眼睛看着他不敢动弹,夏目微微一笑,金色眼睛在路灯下闪着恶作剧的光芒:“这样g、两个人都不会感冒了吧a?”


评论(2)

热度(8)